《最绘画——第二届中国青年油画作品展》

说“画”

 

一只手牢牢地握着笔,纵横挥洒,垂直于天地之间。笔下是田陌,是自然山川,是划野为疆。这是一个字,“畫”,中国文字“画”的繁体;这又是一幅画,这幅画寓言般地说明其自身。

以手执笔,划写田川,这是繁体“画”字的意涵。《尔雅》曰:“画,形也。”此形应是自然之形。但中国人讲“天”,“天”不仅囊括自然,而且蕴蓄自然之神。所以此形不仅象形,而且通神。这恰是绘画最根本的内核。中国古人云“以形写形”,就是要用手下的通神之形写自然之形,进而提出“以形写神”、“以神写神”。中国的绘画理论很早就跨越了“模仿”,摆脱了物性,从而诗意地指向凝神怡情的人的世界。油画的paint,要亲近这样的绘画世界,可要有一番脱胎换骨?

正如“画”之繁体所形象地蕴蓄的意涵那样,画的要义在于笔。这笔不仅是工具,而且是语言。中国绘画语言发展的核心是这“笔”。由于笔,中国绘画以线为主,进而骨法用笔,又进而以书入画,再进而笔墨性情。不仅将“线”作各种类分研究,而且始终还原到“笔”,来与更为广大的文化世界、诗性人品世界相勾联。因此这“笔”还是品格。张彦远讲“不见笔踪不谓之画”,这“笔踪”既是具体绘画中“无一笔不是笔”的当下表现,又是语言传统的传习与质量。见笔如见人,这笔既立形质,又传性情,固有诸般气、韵、品、象之究。譬如黄宾虹先生的艺术之要在于其用笔,一方面“温厚华滋”,另一方面“山树不分、点划合一”,如此凛凛然,成就了一个浑茫生动的山水世界。

油画具有独特的材料技法特性,具有自己的语言跬积的历史。面对诸多历史上的西方油画精品,我们仍处在一个持续的学习和研究的过程。同时,我们也不应像百年前的有些先辈那样,曾经将油画优秀的写实传统简单地视为“能品”,而以中国画的诗性品评为自美。我们要能够真正深入到油画的语言世界中去,真正深入其艺术史和方法系统的研究中去,更重要的是要以上述的东方意涵来引领这种研究和创作实践。尤其在多媒体、互联网生活的今天,手指划动手机屏幕的方式及无所不在的数字图像,已经极大地改变着年轻一代的感性和生活,西方艺术界已经有太多的人判定了油画难以创新的衰微命运。在这样的情形下,以中国绘画的生活世界与诗性内涵来引导油画的研究和创作,既是中国油画持续发展的重要策略,又是“最绘画”学术旗帜的充实内涵。值此第二届“最绘画——中国青年油画作品展”开幕之际,我们再次溯源探秘,将学术之思引向东方的生活世界与诗性精神,并以此昭示同行的艺坛画者。

互联网已成荡及全球的飓风,“最绘画”宛若深树。它无意挡风,却要能够面向飓风,立定根基,乘时代的风息,得生活的云雨,让东方的精神以油画的方式回馈世界。

 

许  江

2015年6月6日于三窗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