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东林

现任: 中国油画学会理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江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江西油画艺委会主任
国家一级美术师
返回

徐东林油画近作杂惑

作者|吴厚斌发布于:2009年06月11日

东林画画,按他自己的说法,第一个“画”字是动词,第二个“画”字还是动词,两个“画”字的重叠叙述了一段段难以言说的心路历程,他自己规定的语法成就了他独特的画风。泛泛地感受,东林的画总带着那么一股神兮兮的诡奇。记得去年赴京在“中国山水画油画风景展”中偶见其精致的《伊水》,那鬼斧神工般的塑造使用的竟是如歌的柔美色调,恣肆的厚重笔触与自由的信手涂抹竞凝固在严整的现代构成之中!那确是一张不可多得的好画,我甚至情急地认为那是他近一阶段匠心独运的唯一,没想到《伊水》竟之二之三地排开去,构成一片生死相恃可道而非常道的心灵风景。这批画看似抽象,实则差不多都是具象的构成,松紧张弛,厚薄轻重,自然地呼吸自然地生成,唱着生命的赞歌,也述说着生命终止后的永恒。“仁者乐山”,或许山岩上刻下的历史具有更坚实的意境。稍早一些时候画的《烛台》则更具“本体”特色,瘦瘦高高的如东林兄的形貌特征,那氛围令人想起《聊斋》中的场景:精气缭绕却并不怎么森森然,大约是潜意识的历史沉积,现实中远古的记忆正悄悄消解,缕缕惆怅的往事也已尘封。几幅《夜梦》画得更为平和优美些,外在的图式尽管大幅度地变幻着色调,而精神内涵却一再重复着躁动的秩序与诡奇中的宁静,一个个潜意识背靠看一个个朦胧的梦境。     东林做人带着中国传统儒家的风范,东林作画则更具禅宗色彩。情感在笔下自在抒写,把着生命的一次次律动,运用表现主义的造型手法,却祛除了其失控的狂热与躁动;吸收了伦勃朗晚年厚抹薄涂虚实相生的技术手法,却削弱了其三维的深度完整性,以2 .5度空间趣味使画面更具平面的张力,比之现实具有更强悍的视觉构成,具象与抽象在这里己消解了边界,推想其构想中的直觉是先有具体的物象还是先有虚拟的构成,或许他自己也无法说清。     徐东林在中国油画家阵营中当属中庸的一位(注意:不是折衷),他既没有在伊维尔古典技法里直接获取过什么,也没有在装置行为艺术等现代的前卫中哪怕是浅浅的涉足,他固守的衷情仅仅是木框上钉着亚麻布的架上油画,所幸的是天生的敏感与创造潜能使其无法抱残守缺。他秉承了八大山人等文人画的章法趣味,融合了德库宁的运动节奏与力度,使骨子里的传统文化素养有了更广阔的施展可能,他努力丰富着画作的视觉表象,仅仅肌理构成便已完成了画之为画的自律性。奇幻而稳健的画面经营与狂放凝重的油画语言营造了较强的艺术魅力,模糊的多义性指向是其画作的基木特征。凡拿画笔的人都在心底里明白:谁释画作只能做词不达意的表面文章,欣赏与感悟只在视觉与画面的碰撞与契合之中。东林的画用色彩的笔触讲述着一个个古老的故事,他并不在哲学思辨中提供图解式的论据与旁证,也正因如此,画只在画笔与心灵的双向同构中诞生,“画画”他将是一个永无竭止的生命过程,那不怎么合语法的语言逻辑将伴着他继续远行。                                                                       吴厚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