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东旺

现任: 中国油画学会理事
研究生导师
中国美协会员
返回

村民列传:一个响亮的时代命题

作者|侯耀忠发布于:2009年06月05日

2005年12月17日和29日,先后在中国美术馆和上海美术馆的海报牌上轰然肃立着与都市风尚格格不入的巨幅农民肖像画招贴,题目为《村民列传:忻东旺油画作品展》。美术馆的展厅里人头攒动气氛热烈;前来参观的人们啧啧称道。特别是美术界的人士赞不绝口,他们称之谓“具有时代价值的杰作,是赋予了现实题材以时代精神和文化思考的油画艺术作品”。这个画展还格外地引起社会各界和广大观众的关注。     圣诞节的下午忻东旺在北京的展览降下了帷幕,紧接着又移师上海,于29 日在上海美术馆隆重开幕。出席展览开幕式的除了上海和浙江油画界的著名油画家们外,画家还特意把他画中的六位农民从家乡??张家口坝上请来参加了开幕式,并且请这六位乡亲为他的画展剪彩;一时间轰动了上海的美术界。是啊!由农民为画展剪彩恐怕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那么是画家在作秀?忻东旺是这样说的:“我把他们请到大上海来,一方面是画展意义的延伸,另一方面是想借此机会能让我画中的农民和我一道感受艰辛后的欣慰和生活中的文化”。在上海美术馆开展的前一天,一位观众徘徊在展厅外,她说因为明天就要出差,恳切地请求提前看画展。只见她在画前流出了眼泪……当问及他因何潸然时她说:“我是做心理工作的,在我们的生活中虽然与进城的农民经常擦肩而过,但我并没有在意过他们心理上的感受。当我今天看到这些画中的面孔时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心酸,我有些责怪自己忽略了对农民的感受。事实上我们今天所有的人都有极大的精神压力,无论是白领、蓝领还是经理、董事长或是知识分子、教授,他们都面临着与农民同样大的精神痛苦”。这位观众还真诚地建议忻东旺除了表现农民阶层外还可以关注社会其他阶层。     还有一位日本观众叫高坂 健次的社会学教授连续两天长时间观看展览并向画家表示钦佩之情。也有一位在日本三菱汽车公司工作的毕业于哈工大的中国人带着他即将进入日本丰田汽车公司工作的女儿在看过画展后来到画家跟前对他女儿说:“看过了忻老师的画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对待事物并不仅仅是依靠眼睛作出判断,而要凭心灵感受去选择;你要永远记住这一点”。     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绘画作品,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大的反响,是很值得每一个从事艺术创作和艺术理论研究的人们认真思考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村广褒的大地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这种变化首先表现在人们强烈的生存欲望与改变自己命运的渴求,表现在人们在生存理念和价值观念上的碰撞与冲突。由于传统的、历史的、社会的种种因素,我们脚下这片土地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忧伤与苦难,承载着历史与现实的沉重,承载着一个民族诸多的心理与精神的压力。当人们希望挑战现实的严酷和命运,而开始自觉地审视自己的境遇时,又自然而然地遭遇到不可言状的焦虑与困惑,人们在强烈的生存欲望的驱使下,毅然作出了各自不同的选择,在艰难与迷茫中一步步探寻着自己的人生道路。其间,他们有着收获的惊喜,有着失败的懊丧,有着奋进的激情,有着痛苦的挣扎。他们一次次被难以料想的遭遇所困,又一次次不得不勇敢地面对。在他们心里人生是无尽的路,社会是茫茫的海;只有奋力拼搏才能争得一方可供呼吸的空间。因此大地不再沉寂,都市不再高亢;人生的激奋与悲情为时代文化注入了新的理念、新的内涵、新的波澜与壮阔,面对悄然诞生的这样一个游离于田园与城市的庞大的社会群体??农民工以及依然守望着土地的农民,许多艺术家们对这一独特的时代情境和生命信息,却缺少应有的思考和人文关怀,缺少一种艺术的精神激情和使命。很多画家以漫不经心和司空见惯的冷漠与迟钝注视着他们衣食的土地。就在这种不尽人意的创作状态下,我们惊喜的看到,艺术家忻东旺敏锐地触摸到了时代的脉搏和民族的神经,倾其心力地感受每一寸热土所生发的历史与现实的基因。在他近乎痴情地亲近中,他不仅显示出一个艺术家的胆识与灵性,而且在艺术上是一次意义重大的开掘,也是一次继承艺术传统的壮举。他一反当前美术界依靠照片画画成风、成僻的状况,他毅然用吉普车载着大幅的画框、画布,带足了颜料下乡坐在了农家的土炕上欣然而作,这不仅是一个艺术家亲临生活、亲临土地式的创作,更是一个艺术家以良知捍卫艺术的行为实践;他以一种具有理性关注和临界思维的敏质吸吮着生活的滋韵。将自己的艺术触角直指人们精神中的矛盾与困惑,透视人们心灵的真实,呈现出个体生命的原始意味和社会意味,从而传达出一个时代的声音,折射出穿越时空的思想与艺术的光芒。     在忻东旺的笔下,人物是现实生活中的人物,场景是现实生活中的场景,情感是真真切切的情感,他是用自己的心灵去感悟人物的心灵。他不带任何主观意念,不加任何修饰,只是把与对象在心灵的沟通中,将那一瞬间捕捉到的至真、至纯的心理信息、情感信息与生命信息倾注在画布上。在这里技巧已经化作一种本能,形式是框界精神的“城池”;一切都是“情随笔生、意随墨流”,如春临大地,一派淋漓尽致。在他心灵里流淌的全是生活中的琼浆玉液,全是绵绵不断的思绪,全是与他血肉相连的乡情在现实中的心理遭遇。他的所写所画,全是他与对象融汇一体的生命状态。他笔下的人物不管是熟悉的或是陌生的,与他都有一种特殊的“缘份”,一种心心相通的“缘份”,这种“缘份”又都是建立在对苦难的认同上。忻东旺的艺术注定与农民厮守、与大地厮守。因为忻东旺就是从这块土地上走出来的,他对这块土地、对这块土地上的人太熟悉、太了解了,他在这块土地上的经历是刻骨铭心的。村民们遭遇的困惑与苦难,都激起他的同情与悲悯,时时牵动着他的心,促使他一次次拿起画笔,又一次次放下画笔,有时他忘记自己是在绘画,而是在与对象屈膝交谈、共叙心事。在他看来,作为一个艺术家如果不关心一个民族的苦痛,不关心生活在社会底层民众的命运,那就不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忻东旺是把自己生命的沉浮牢牢地拴在了土地的命运上,是他经过多年的文化心理积淀与艺术磨砺之后,作出的关键性的选择。他是要用自己的画笔担当起一个艺术家的使命,是要用自己的画笔写出一部村民们的时代史、命运史和精神史。因此,他把自己的艺术牢牢锁定在对村民们生存状态的关注上,探寻贯通心灵与时代的“甬道”,从而发觉民族的生命状态、精神状态与文化品格的攀升。     忻东旺笔下的人物展现的不仅是个体生命的尊严,而是一个民族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价值关怀;是一个时代民族精神的成长轨迹。当若干年后我们回过头来看忻东旺的作品时,你或许会惊喜地发现,它已作为一个时代鲜活的标本,被打入了一个民族历史的记忆。纵观古今中外文学艺术史上的不朽之作,都是深刻的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真实。忻东旺的《村民列传》,是一个十分响亮的时代命题。村民、农民工、下岗工,他们尽管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身份低微,生活艰辛,但他们的血脉和神经正是构筑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化与经济平台的基础,他们的忧虑乃是一个民族的忧虑,他们的向往乃是一个民族的向往;他们的价值取向决定了一个民族的价值取向。他们虽然贫穷,但是财富由他们来创造;他们在苦难与困境中的每一次挣扎,都是向着人类的精神境地和人生高度迈进一步。描绘他们就是描绘一个民族的精神形象,为他们造像、立传,也是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时代造像、立传。艺术家们如果远离他们,就是远离生长与滋润艺术的肥沃土壤。我们从忻东旺的作品中,领略到了一个艺术家的良知与责任,坦诚与自觉,厚爱与选择,领略到了社会的变革和时代前进的脚步,领略到了生活的丰盈与生命的厚重。这应该是《村民列传》所闪现的时代意义和艺术价值。     忻东旺对底层民众有着质朴的爱、纯朴的情,而且他把这种情感是作为艺术家的良心与责任看待的。他认为有了这种情感,一个艺术家才会具有大情怀、大视野、大气象。所以,他把这种情感视为生命的第一需要,艺术的第一需要。正是在这种情感中,一步步提升着他的文化品格、理论素养和艺术的创造力、表现力。他时时被他所描绘的对象感动,他与对象之间有着情感上、价值观念上的认同感,这种情感又同时增强着他的艺术感受力。他曾说,我兴奋于自然和现实中永存的天机,我沉迷于万物中不息的生命,我绘画的冲动源于我对现实的强烈感受。忻东旺的感受其实是一种文化思考,是一种哲学的、伦理的、历史的思考,是一种思想与智慧的交融,是对时代、对社会的深度理解与把握。他主张艺术应建立在理解之上。绘画是视觉的、更是心灵的,心灵的感受才能使自己真正进入致美的艺术境界。他常常激情于情感与画布的直接交锋,常常兴奋于画笔和颜料对对象的瞬间感受的率意表达。他面对自然、面对生活始终是那么沉稳、从容与坦然,他对人物内心的理解与把握又是那样的细微与深入,表现出一种常人少有的刻苦与持重,他的每一笔都是人物心灵的元素,准确到不需重复、不需修饰,笔笔都抵达人物的精神末梢,都戳向人物心理与情感的“敏感点”。他把对村民们、农民工、下岗工人心境与情感的解读,作为对时代意味的解读,对民族精神的解读,对一个宏大思想的解读。平时,忻东旺总爱沉下心来思考,静静地思考社会、思考人生、思考生命、他心灵去丈量农民们的脚印,用画笔来抚慰人们心头的疼痛。所以,他对笔下的人物不仅仅是亲近、同情与尊重,也不仅仅是关爱、悲悯与扶助,他是站在了一个历史的高度,对一个民族精神成长的思考,对一个时代文化底蕴的思考,对大地的思考。他笔下的每一个人物形象,既是个体生命的,同时又都是时代色彩的构成,都是民族精神史中一个鲜活的情节。他向我们展示的不是画面上的干裂的嘴巴、松动的牙齿、皱巴巴的衣服、粗糙的皮肤、苍劲的手指、凝重的眼神,而是一个民族历经苍桑的肌体,一个时代的心灵的碎片,一个蕴含丰富情节和人生意味的生命空间。真正能够推动历史车轮滚动的,就是这一双双粗糙的手和一个个衣冠不整的血肉之躯。他们的心理情感、他们的渴望与期冀,就是我们脚下土地的情感、渴望与期冀。因此,他们不是艺术家们手中可以任意摆布的某种意识的符号,他们是真真切切的、名符其实的时代的标记、历史的标记、民族灵魂的标记。忻东旺笔下铁汁浇注般的人物肖像,就像滚滚滔滔的黄河流水,表面看来很平静,但却蕴含着土地的沉重。他的这些人物连同他的创作理念已深深植入了一个时代的印记,不仅难以从人们心头抹去,而且会产生悠远的哲思与历史的回响。这即是忻东旺的《村民列传》所具有的独特的思想与艺术价值,鲜明的美学品格,丰厚的人生内涵,从而成就了一个响亮的时代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