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泉

现任: 中国油画学会理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美协油画艺委会委员
中国壁画艺委会委员
一级美术师
返回

从油画评奖想起的……

作者|高泉发布于:2009年06月03日

九届美展油画上海评审没有评出金奖是全体评委认真公正评选的结果。原因是公认缺乏力作,更无惊品。然而得奖作品在京汇展时,油画却爆出了三个金奖,着实让人吃惊不小,结果是议论纷纷,众说难一。这使人突然想到了中国的科举,尽管每次状元的水平是不可能相同,但状元总是要有的。     本来艺术是很难有一个完全一致的看法的,如同百花园中的花,人们喜爱花是共同的,但喜爱哪一种则是很不相同的。伟人毛泽东亦只是用文野、粗细、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来概略的区分艺术的品位,而今却要评委们评出个三六九等。还要人们去接受这种结果,这实在是又难又愚的事。因此,对于每次的评选结果,人们多是感到意外和迷惑,产生的负面影响又总是事与愿违的。于是产生了一个流彩的说法把大家调和了:拍卖出高价的作品未必是好作品;评选出的金奖作品也不一定是最好的作品。      我以为,艺术发展到多彩多样多元多极的今天,形式流派已是笋竹同茂,但都互不苟同的时代,想用一个观念,标准、模式或尺度去衡量和评判这万紫千红但却千差万别的形态是难以令人折服的。音乐特别是声乐评比似乎尚有美声、通俗之别。美术更是早已脱离小学课本中的美学观念。这非笔墨纸砚、架上油画等老的认识和理论能说清楚的。随着新时代新科技的发展,中外艺术及各种形式艺术都会发生新的吸引与撞击,各种新的合壁艺术、分离艺术乃至四不象、想不到的艺术惊品都将代替现存的艺术,那时我们又如何去评奖呢?但愿我们不要做桃花源中人,评奖的导向作用是大的。奖励背后是提倡,更何况中奖项往往又和提职加薪相联系,就更加举足轻重,这对评奖者和被评者都不能不说是一种重负。国外,特别是发达的国家如何解决这种问题?!我孤陋寡闻,很难想象,但国内往往没得金奖却画出惊世之作的人是有的。近期辞世的不谋名利的国画家李伯安就是一例,其人其艺,路口皆碑,没宣言更没旗号,却有一面无形的大旗在引导着真心从艺的人群默默奋进!而审视历届金牌作用,能否如此,恐怕就很难令人乐观了。话说到此只好打住,因为想法太多而杂志 篇幅总是有限的。     当然,最后我还要声明几句,以免误解:我并不笼统反对评奖,但要慎而又慎,不可勉强。而评奖的原则也应考虑本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精神。从中国的国情出发,鼓励具有中国特色的创新,杜绝拾人牙慧的表面追洋倾向,发展中华民族的文化艺术,这才是我们这一代从事艺术工作的人,上可以对得起祖宗,下可以对得住子孙的神圣职责。                                 高泉                    一九九九年年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