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立鹏

现任: 中国油画学会艺委会委员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返回

闻立鹏:中国油画需补传统文化课

作者|余凌云发布于:2009年06月05日

技术无妨西化,甚至可以尽量西化,但本质和精神却要自己的。     艺术的大海中,一路向西方探寻的结果,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出发点,看到了东方艺术的身影。我在古典传统中闻到了现代艺术的某种气息,在现代艺术中又隐约看到原始艺术、民间艺术的闪光。     近年来,中国油画价格在拍卖市场持续升温,屡屡创下“拍案惊奇”之效应。中国油画家是否迎来了“黄金时期”? “这是难得的成就,也难免有一些问题。”日前来汉参加《中国现代油画研究展》的著名油画家闻立鹏(闻一多之子),给晚辈泼了瓢冷水。     “我现在觉得最大的危险是画家本我精神的丧失。”闻立鹏说,这与上世纪初父亲闻一多所提出的“本位文化”不谋而合-艺术无论新到什么程度,总不能没有一个民族的本位精神存在于其中。 艺术家名片     闻立鹏,1931年生。1947年在晋冀鲁豫解放区北方大学美术系学习,1963年毕业於中央美院油画研究班。1983年至1991年任该院油画系主任,现任中央美院教授、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作品被国内外众多美术馆收藏。闻立鹏画风讲究精练和谐,向往宁静的崇高,追求悲剧性的英雄主义。 “新诗之父”主张古诗教育     作为新月派的代表诗人,闻一多所作的新诗在韵律和格式上可谓“洋派十足”,可谁知道他在教育子女时却采取了不折不扣的“老派作风”?     闻立鹏说:“在我们很小的时候,他就要求我们背诵唐诗宋词,以‘发思古之幽情’。”     闻立鹏记得每逢中秋节,父亲都会买一些月饼和栗子,一家人围坐在天井里赏月,讲述关于中秋节的传说。下雪时,父亲会约朋友一起去踏雪寻梅,孩子跟随着一起唱“雪霁天晴朗,腊梅处处香……”    “艺术家语言的形成,与传统艺术和当下的文化环境紧密联系。”闻立鹏说。可惜他很遗憾地发现,如今中国年轻一代油画家,形成了“西方的一切是最好的”的观点,甚至有人甘当“梵高第二”、“毕加索第三”,他们亟需补上传统文化这一课。 “中为西用”描摹中国气派     由于是在西方艺术观念与形态框架下进行创作,中国大部分青年油画家还不知该如何把握本国文化的基点。 谈到这一问题,闻立鹏说,青年画家的迷惑,自己在创作过程中也曾有过。第一个为他解惑的是著名画家罗工柳。“老师认为,油画传入中国还不久,学人家的东西必须学到手,然后再求变求新。”遵循这样的理念,1963年闻立鹏创作了以黑和土红为基调的《国际歌》(如图),他说灵感来自于敦煌壁画。      帮他答疑的第二个人,则是父亲闻一多。不久前,闻立鹏在辑录《闻一多书信手辑》时,收录了一封上世纪初父亲写给朋友的英文信,其中阐述说:艺术不是“翻译”过来的,无论是中为西用还是洋为中用,必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父亲的话跨越近一个世纪,如今听来仍然振聋发聩。”闻立鹏说。 市场经济左右画家提笔      “现在是市场经济,市场的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画家的方向,一些人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画了。”闻立鹏认为,“必须警惕市场这把双刃剑,否则青年画家会被市场左右,最后被市场淹没。”       闻立鹏特别提到了中国写实油画??它们的“好看、像、新”容易为老百姓所接受,但很多作品难以带给人精神冲击,其原因就在于缺少精神和品格。中国油画艺术要回归传统文化,创造油画艺术的“中国学派”,才能保持长久旺盛的生命力,闻立鹏提出解决之道。       采访最后,闻立鹏还给晚辈们留下这样的忠告:一个有出息的油画家,要做艺术的守望者,不为潮流、时尚、利益所驱动,始终坚持油画艺术的一方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