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都克里木·纳斯尔丁

现任: 中国油画学会理事
新疆画院院长
新疆艺术学院美术学院任院长
返回

西域石窟艺术、民间美术与克里木的绘画

作者|阿布都克里木·纳斯尔丁发布于:2009年09月14日

文化是历史进程中某一群落及其社会成员所形成的较为一致的生活方式与审美习俗。美术作为人类文化的造型载体,它与地域、民族、传统、习俗、生活方式及其潜在的审美心理特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当今西方文化霸权,经济全球化的大潮之下,区域民族化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如果经济全球化是一个无法避免的趋势,那么文化的全球化则是我们需要高度警惕的问题,而对于多元文化的创导已是当今有识之士的共识。     新疆地处中亚腹地,古称“西域”。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之中西域曾经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也被称之为“人种博物馆”,所以新疆文化的积淀并不是单一文化的产物,而是经过多种不同文化交叉、渗透、融合的结果。它对于我们当今的艺术文化研究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并且在潜在的意义上影响着生活在新疆的艺术家。    古代西域丝绸之路曾经是连接东方与西方经济与文化的桥梁。由于历史的原因,西域的文化从其根源上就具有多元的特质,所以新疆的古代美术从它产生之日起即与东西方艺术结下不解之缘。自汉唐以来,西域在经济文化各个方面都与中原有着紧密的联系。如唐代于阗画家蔚赤父子的“凹凸法”曾对中原的绘画产生过很大的影响,而柯孜尔石窟艺术更是敦煌与印度佛教美术连接的纽带。就历史的渊源来看,中原及西北地区的石窟艺术都与龟兹石窟有着极大地关联。这是由于两种原因所造成的:首先,龟兹石窟是古代西域地区的最大石窟群。尽管它不是古代西域唯一的石窟,但因其保存较为完整而极具代表性;其次,龟兹石窟在内容与形式上都对内地的石窟艺术产生了极大地影响。这在十三、四世纪前尤为重要,它对于印度佛教与中原文化交流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约公元一、二世纪佛教传入西域直至公元十三、四世纪伊斯兰教统治西域为止,佛教一直是一千多年间在西域占有主导地位的宗教。因此,西域的壁画从其内容上讲与敦煌石窟艺术有着传承与一致性,但就艺术表现形式上讲,古代西域壁画与著名的敦煌壁画有着很大的差别,其特征主要表现为形质的差别、几何化的构造感与形象塑造的凹凸法,在色彩上也较敦煌壁画更为概括、单纯。此外,由于文化的原因,龟兹壁画从其表达主题内容上的佛教内容之外,也反映了当时西域独特的民俗与文化风情。    由于历史、宗教、文化诸方面的原因,伴随着伊斯兰教入主西域,致使西域的人物画趋于消失,致使西域的壁画艺术逐步走向式微,进而被民间及工艺美术所取代。在几个世纪的演进过程中,新疆形成了完全不同于内地与西方的装饰工艺与民间艺术的风格。在主题上它贴近于当地各民族的生活习俗与文化习惯,换言之装饰艺术体现在它们的宗教建筑及民居与日常生活用品的各个方面之中。伊斯兰民间装饰有个显著的特征:色彩单纯、强烈,形式丰富多样,复杂的几何形式与金碧辉煌的视觉效果交相辉映与西域各民族的审美意识极为契合。应该说新疆各民族传统民间工艺美术已成为他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内容。这一切从各个方面都滋养着新疆的艺术家,进而体现在他们的创作之中。著名油画家、壁画家克里木•纳斯尔丁教授出生在西域这片神奇的土地。在其成长的过程中,西域文化深深的印在他的心灵深处,尽管后来长达几十年在北京学习。作为画家克里木崛起于中国美术界,当推其创作于80年研究生毕业作品之后短短的几年为中国美术界所认同。他的代表作主要有《麦西来甫》《哈密麦西甫》《帕米尔的六月》以及大型壁画《天山之春》和《龟兹乐舞》等。其风格特点融汇了西域龟兹壁画与新疆民族民间工艺美术及装饰艺术的许多因素,而在创作手法上他的这一艺术特点的产生,是以装饰性艺术与表现性艺术的两种不同手法、不同效果的相互结合而构成的,所以他的绘画既具有装饰性艺术节律的凝炼的美,又具有表现性艺术扩张的力。他对装饰性艺术效果的偏爱与追求应当说是得自于西域文化所特有的生活的熏陶。他的绘画既是生活的反映又不同于生活;既是自然生活中真实的世界,又是心灵中的情感与艺术的世界;它既是物又是色,既是形又是线。他在运用这些绘画艺术语言的过程中以一个新疆美术家具有的敏锐的感知方式,创造出了其独具鲜明特色和强烈个性特征的绘画艺术作品。概而言之,丰满的构图,强烈的色彩,明晰的结构,强化的造型,突出的线条中都有古代龟兹壁画的影子与民间美术的影响。这一切构成了他的绘画艺术所特有的风貌特征。    油画传入中国有近一个多世纪,在新疆也有半个多世纪,但是在新疆油画史上克里木是一位极具个性风格特征的画家,他的绘画风格既不同于我们的所熟悉的苏派,也不同于80年代以来对中国产生极大影响的欧洲古典风格,更有别于形形色色的西方现代主义诸流派。应该说克里木的绘画艺术是极具特色的,他的艺术趣味的选择是审美的,个性的表现寓于美感之中,雅俗共赏。这在当今由于艺术观念的多元化而导致艺术标准丧失以及商品经济对艺术冲击与左右的情境下尤为难能可贵。他从不故弄玄虚,深刻而不做作,机智而不圆滑,谦和而不虚伪。他的艺术正象他的为人:自然、真诚、坦荡、善良。    基于上述因素,我们希望中央美术学院能够与我院联合进行西域石窟壁画与新疆民间美术领域等多方面的深入的探索与研究。新疆地域辽阔,文化资源丰富,具有极大的开发价值。但是新疆的艺术教育与文化研究尚处于较低的层面。我们诚挚的希望中央美术学院能够基于国家西部开发的战略以及新疆艺术及其教育的发展,共同开发新疆的艺术与文化资源,进行全方位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