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都克里木·纳斯尔丁

现任: 中国油画学会理事
新疆画院院长
新疆艺术学院美术学院任院长
返回

我的父亲阿布都克里木-纳斯尔丁

作者|胡西丹•阿布都克里木发布于:2009年09月14日

父亲出生于乌鲁木齐一个维吾尔族知识分子家庭,并享有良好的家庭教育。父亲从小喜欢画画,1960年初中毕业后考入中央民族学院美术系附中(预科班),当时他才13岁。1963年附中毕业后升入了中央民族学院美术系本科,于1967 年完成了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涯。学习期间受业于著名画家刘秉江等先生。特别是在1965年至1966年之间,父亲赴广西参加“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有机会与刘秉江先生朝夕相处。据父亲讲,基于当时的政治需要,社教团组织中央民族学院艺术系音乐专业和美术专业的师生成立文化宣传队,到有关公社进行演出宣传,因此他们以村史、家史为题材画了大量的连环画、插图,并制作了幻灯片。期间父亲直接向刘秉江等先生学到许多专业方面的知识与经验,这些在课堂里学不到的知识使他终身受益。接踵而来的文化大革命,虽然扰乱了当时的教学秩序,但运动初期他作为当时民族学院艺术系一派的小头目,尽其所能的保护各位老师免受运动的冲击,进一步加深了他们师生感情。之后父亲本科毕业回到新疆参加工农兵再教育。由于文化大革命的迫害父亲没有学成油画,因此他把自学完成的油画作品寄给刘秉江先生,请他以信件的方式提出修改意见,就这样一直保持着与刘秉江先生“函授式”的学习关系。在刘秉江先生的鼓励之下,父亲在再教育时画了大量的油画。这使他在当时的各种政治运动的干扰之下始终没有脱离专业方面的学习与探索。     七年系统而专业的训练为父亲今后的绘画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然而文革也确确实实对他们这一代人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父亲是幸运的,他没有淹没于政治运动之中,而是尽可能的利用当时的条件,不懈地进行艺术的探索与实践。其中他做过许多与美术相关的工作,如画领袖像,布置各类展览,也刻过版画,画过宣传画、连环画等。听父亲讲,他在伊犁工作时,常有内地画家到伊犁写生,体验农村、牧区的生活,如赵一熊、王璐、高泉等先生,还有乌鲁木齐市的李锡武、杨鸣山等先生,当时父亲不仅给他们当向导、备马,而且当翻译、找模特、安排食宿,晚上先生们给他讲述油画技法,让他进一步了解油画。这多方面的涉猎拓宽了他的视野,丰富了他的技能。 正是这十多年的艺术与社会实践使他不仅自学油画而且深入到新疆各民族的生活之中,为其日后的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1978年在刘秉江先生的指导与鼓励之下,父亲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班,受教于著名画家吴作人、靳尚谊、侯一民、林岗诸先生。当时全国上千名考生中只有9名学生被录取了,在中央美院这个最高学府上研究生,并且是第一批研究生,这对父亲的油画事业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在他的绘画创作里程中是很关键的一步。父亲在中央美院接受了非常正统的油画教学的熏陶,在那里的学术风气很浓厚。学习是愉快的,尤其经过了十年的社会实践后重返校园,而且当时的同学现在都是中国美术界的精英,那种氛围使他压抑了多年的艺术才华得以迸发,同时也找到了他自己的绘画艺术语言,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个人风格。两年后完成了研究生毕业创作《麦西来甫》,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可与社会的普遍赞誉。     父亲的艺术风格可以概括如下:“以装饰性艺术与表现性艺术的两种不同手法、不同效果的相互结合而构成的,所以他的绘画既有装饰性艺术节律凝炼的美,又有表现性艺术扩张而饱满的力,他的这种对装饰性艺术效果的偏爱与追求应当说是得自于维吾尔族特有生活的熏陶,而那些表现性艺术的倾向正是他自身个性的内在要求。画如其人,只有这样的美术家,这样的性格气质和生活环境才能形成他这种样式的艺术追求,产生出这种样式的艺术作品。”(詹建俊先生语)油画《麦西来甫》现藏中央美术学院,1981年发表于《美术》杂志封面,1983年曾入选“法国巴黎春季沙龙”。作品以饱满的激情、主观强烈的色彩、单纯概括的造型表现了“麦西来甫”这一新疆特有的生活场景,同时也是对文革所形成的“红、光、亮”绘画模式的一次成功的突破。画面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作为毕业创作,他展示了作者的艺术创作潜质,同时也预示了他的风格趋向??精神上向东方艺术传统的回归,艺术语言上装饰性与表现性的有机统一。获第六届美展铜奖的《哈密麦西来甫》是父亲毕业创作之后又一幅成功之作。其风格特点在造型上简化、夸张,强调节律,色彩效果恰当的使用了互补构成,构图方面强调装饰性与平面化,这些因素共同表现出优美欢乐的韵味,体现他对哈密“麦西来甫”特有的感受。在其创作手法上,我们可以看到作者着意借鉴了维吾尔族民间图案强烈的装饰意味,无论是形象的处理,还是色彩的配置都统一在平面性的画面构成之中,这对当时国内普遍盛行的以写实性再现为主流的油画创作手法无疑是一种大胆的突破与超越。作于1996年的《多郎麦西来甫》是我父亲以“麦西来甫”这一维吾尔族民间狂欢形式为母题的第三幅作品。画面以黑色的基调着意塑造刻画的人物形象表现了维吾尔农民苦难、深沉的一面。由此构成的麦西来甫三部曲使我父亲对麦西来甫这一题材的表现取得了圆满的成功。《摇篮曲》是他的另一幅极为成功的作品。他在装饰处理的基础上融入更多的表现性因素,情感上更加含蓄、深沉,以线造型的方式使作品艺术表现上更具有东方特色,作品完美形式语言体现了他对艺术自律性的高度自觉。1985年父亲为新疆人民会堂设计了大型大理石马赛克镶嵌壁画《天山之春》,作品向我们展示了艺术家对多种艺术形式、不同材料媒介的熟练驾驭和控制能力。著名中国画大师黄永玉先生认为《天山之春》是中国当代最优秀的壁画之一,此壁画曾获得中国首届壁画大展“大奖”。     纵观父亲的绘画作品,人们可以看到审美情感与观念上的东方意识,绘画处理上的装饰性与表现性手法的结合是其风格的显著特征。然而在不同的阶段,装饰性与表现性这两种因素有一些微妙的变化。对于他艺术观念的形成,著名油画家刘秉江、詹建俊诸先生曾给予他很大的影响,但更为重要的是他自己面对自然时独到的感受与选择。父亲曾深入的研究过梵高、高更、莫迪利阿尼以及“维也纳分离派”等大师们的作品,同时东方传统绘画重意而轻形的美学品质及作为维吾尔族优秀传统艺术??新疆石窟壁画的研究、借鉴、继承中吸取了丰富的营养,也深深地吸引着他,而表现主义绘画所特有的力度感与他的气质非常一致,因此这些因素共同滋养了他的审美取向,丰富了他的形式语言,造就了他个人的艺术风格与品质,而新疆这片神奇的土地及其自然与人文景观是他艺术创作取之不尽的源泉。从个人气质上讲,父亲属于那种个性极强,充满激情、热爱生活的艺术家,所以其作品中抒情、强烈、奔放的成分较为突出。造型优美、夸张、简洁,色彩强烈、明快、典雅,作品具有较强的视觉刺激与饱满的张力,并因其装饰性的画面处理而充满着生命的节奏韵律之美。     油画作为外来的画种,在中国有近百年的历史,在新疆只有半个多世纪的时间。作为油画家,父亲因其艺术成就得到国内外普遍的认可与赞誉。究其根源,应该是他对油画艺术语言与维吾尔族人审美气质的一种高度整合的结果。他的绘画风格在80年代以来独树一帜,既不同于严格的写实作风,也有别于现代主义诸流派。他认为:“艺术家是一种生活方式,艺术是人与人进行精神、情感交流的媒介,艺术作品是人类情感精神的载体,是沟通已知与未知世界的桥梁。艺术既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也是人类美好情感的寄托与现……”。对于他的成就美术界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曾多次担任全国美展评委,被评为“全国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并当选为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然而天妒英才,1998年父亲患突发性视神经萎缩,这对于一个从事视觉艺术的画家而言无疑是一种极大的灾难,面对这种不幸与痛苦,父亲坚强的挺了过来,他在接受了多方面的治疗之后,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重操画笔,完成作品《农民的喜悦??多郎麦西来甫》以及《玫瑰系列》《大地琴眩》《生命的坐标》及大型壁画《东归》,并为中央人民政府给自治区赠送的“宝鼎”基座设计铸铜浮雕“各民族大团结万岁”等一系列艺术作品。八年间,父亲以超人的意志在疾病与艺术之间游走。这期间的辛酸苦辣只有他自己才有切身体会。父亲是一个豁达的人,他以超乎常人的勇气坦然面对命运的不公……。     除自身的艺术创作之外,父亲始终关注新疆美术人才的培养,他的艺术观念与创作手法影响了一大批新疆的中青年画家,如现在首都师范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油画家、理论家阿木尔先生,现任职于新疆师范大学的王光新教授,新疆艺术学院美术分院副院长卓然木•亚森副教授以及留学德国柏林大学的油画家尼加提•吾守尔等人。他们在自己的学习与探索的过程之中都曾得到父亲的帮助与教诲,受到很大的影响。笔者曾就这类问题与阿木尔先生做过深入的交谈,他认为:“在50年的新疆美术史中,克里木是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而且是唯一的形成自己鲜明绘画个性的艺术家。因为他的艺术观点明确,且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他对新疆美术的现实意义和潜在的影响是无人可以比拟的,新疆的绘画作品虽有特色但其审美趋向始终未能超越地域与风情,且对绘画语言自身的研究流于表面,大多数作品都缺乏文化的厚重感与视觉的张力……”。     去年由于工作的需要,父亲由新疆画院调入新疆艺术学院美术分院担任院长,并被聘为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生导师。他曾对我说,希望他自己的有生之年能为新疆美术人才的培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由一个职业艺术家到教师的转换无疑需要做出很多调整。对此父亲认为他的知识与学问、专业技能得之于中央民族大学及中央美术学院。因此他也希望能够将这些知识奉献给后继学生。我们祝愿他在新的岗位取得更大的成就,同时也祝愿他的艺术永葆青春!     经中国美术馆展览资格评审小组研究,拟安排于2007年10月10在中国美术馆1号展厅举办爸爸的个人画展??《大美不雕??克里木•纳斯尔丁作品展》。在我父亲60岁大寿之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父亲的画展,我们全家格外兴奋。祝父亲的画展圆满成功!并特别感谢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