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拥有的和我们缺少的》

阅读:73发布于:2009-06-16 00:00 作者:中国油画学会

作为当代中国油画的一部分,它的进程,它所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问题,应该说大体上和人物画相同,都存在着双重的“任务”:继续学习和研究西方古典和现代油画的优长,以完善只有一百多年历史的中国油画艺术;继续从本民族传统文化艺术中吸收养料,赋予这外来画种以更鲜明的民族特色。这是从宏观上说的,其实,具体到每一位艺术家,也不外乎会作如此思考和实践。从表面上看,这两项任务似乎互相抵触,不能融为一体,但细细研究,两者之间存在着密切不可分割的联系。不仅是因为,从艺术创造的高度看,外来油画和中国传统绘画虽然表现媒介、手段相异,但艺术本质一致,原理相通。对西方艺术的认识和理解,无疑会加深对民族传统艺术的领会,反之亦然。而且还因为,大至一个民族,小至每一个艺术家,学习外来艺术的过程从来不是孤立地进行的,而都是从本体(本民族、本人)出发的一种“领会”和“把握”,其中不乏创造性,不乏出自有意或无意的取舍和误解。当然,在创作实践上要打通这两门艺术,使之相互交融,做出新的创造,则需要靠长期实践的积累,不能操之过急。

我国当代油画在处理和解决上述两项任务的过程中,确实取得了不可忽视的成绩。当今“中国油画”至少具有的两个引人注目的特点:就总体而言,仍然保持着西方绘画中正在消失的写实性;不论在写实或别的样式、风格的油画创作中,含有明显的“中国味”。这表明中国的社会现实对艺术的需求和独特的民族文化传统,决定着包括油画在内的各门艺术的走向,决定着中国艺术家面临世界艺坛风云的思考和选择。

当代中国油画之所以还保持着写实-具象的面貌,是有许多原因造成的。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因文人画成为主流之后而形成的写实能力的衰弱与20世纪社会变革对写实艺术的需求所形成的反差,对中国人的审美选择产生了重要影响。在这种社会历史情景中所产生的艺术创造,其中利弊得失,己有不少人发表过高见,这里毋须赘述。只是有一点需要指出,20世纪的中国油画虽因遭受贫困和战乱而历经沧桑,但艺术家们在接受外来写实油画时仍然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取得了可观的成绩,表现出相当大的创造性,其中包括添加了不少来自本土文化的新的艺术因素。“五四”以来的写实油画是我国新艺术传统的有机组成部分,值得我们珍惜、继承和发扬。有人说,20世纪中国油画的主要问题是选择了为西方现代主义抛弃的写实主义,以至中国艺术落后于世界。这是从西方现代主义立场发出的议论,忽视了艺术的走向与社会步伐之间存在的必然联系和社会大众的需求决定艺术面貌这一基本事实。今天我们要检讨的不是几十年前我门选择了什么主义,我们要向自己提问题的只能是,我们今天的写实油画达到了什么水平,我们是否能用这种手段和技能来充分表达我们的思想感情;我们如何继续努力,使写实技巧更为精进,更具现代感,更富有精神性。还有,我们如何用兼容并蓄的态度使各种风格、样式的作品都充分发展的空间。

话题转到这次风景画展来。这次风景画展备受油画艺术家的关注。全国各地的艺术家们投寄来的备选作品图片多达数千件,经过多次筛选,最后评选出 157件(含评委作品175件)参展,其中获“中国油画学会艺术奖”的作品 9件,获“中国油画学会佳作奖” 20件。作品题材多样,以写乡村自然景色为主,也有描绘城市风景的,很多作品表现大自然的美和人与自然的和谐,也有作品揭示自然惨遭人为践踏,警示人们爱惜自己的家园。也有少量抽象和观念性的作品。作品的表现手法也很多样,艺术家们都力求呈现自己的个性风格。从作品的艺术水准看,这次展览客观地、全面地反映了当前我国油画风景创作的水平。

西方油画按体裁分有历史、风俗、肖像、风景和静物等类别。不过,这是传统的分类,是从古典油画阶段开始的分类方法。那时,油画家都各有专长,从事专一的体裁的创作。这种专业分工到进入20世纪之后,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因为西方现代主义在观念上强调的是广义的“艺术”和艺术的社会性,而把题材或体裁的重要性加以淡化以至有意忽略。有人会发出问题,为什么我们油画界很少单一专门从事风景创作的画家?我想,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与西方现代主义观念关系不大,而主要是我们油画艺术的历史不长、基础薄弱,画家的专业分工不细;此外,20世纪以来社会重视历史画、风俗画创作,风景、静物几乎被视为人物画的陪衬,处于可有可无的状态。我们当中有人认为写实油画的主要任务是塑造人物形象,而描写自然景色(山水)和花鸟虫?则是中国画的专长。一切事物的利弊都是相辅相成也是可以互相转化的。我国缺少有专业的风景画家,这是我们的弱点,但也从另一方面成就了我国油画风景画创作的一个特色,那就是由于有许多对油画有全面深入思考、非专门从事风景创作的艺术家的参与,使我国当代的风景画具有更多的观念性、文化意味和探索性。这种现象似乎与整个世界艺术的大趋势一致。虽然,油画风景的专业特征因此减弱,但主观的精神指向却仍然强劲。在这种趋势中是否隐藏着另外的问题,当然也值得我们研究。

中国的油画家们在从事风景画创作时,无形之中有欧洲风景画和传统山水画作为参照系。有千年以上文人画传统的山水画崇尚的意象说和写意性,画家们讲究的笔墨趣味和情调,无疑都对油画家们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在当代油画风景画创作中,我们看到这种影响反映在两个方面:一些坚持古典油画传统的艺术家们,在写实造型的基础上少量吸收传统山水画的写意性和笔墨用法;而另外一些艺术家们则用油画材料做类似传统山水画的创作。这种类型的油画我们可以称之为“意象油画”。在这次展览会上,这类意象性的风景画占有相当大的比重。

意象油画早在几十年前就在中国前辈艺术家(如吴大羽)的创作中出现,但作为一种普遍流行的思潮,却出现在最近几年。意象是相对具象(写实)和抽象而言的。意象油画的理论依据是中国古典文艺理论中的“意象说”,其艺术实践则借鉴传统写意的文人画。与具象写实油画相比较,它有如下特点;以写印象、写感觉取代面对客观对象的写生,在风景画领域忽视或放弃具体自然景色的描绘,取而代之的是既非具象又非抽象的意象描写,注重抒发主观情绪;强调“意”的表达,不拘泥于“形”似和“笔”到,有时意到笔不到、形不似;减弱形体塑造的成分,增强书写的因素,线条发挥更大的作用,出现类似中国画“点擦皴染”的手法;画面空间处理趋于“平面化”和“抽象化”,有时吸收水墨画“以白当黑”的观念,留有大块空白或虚的空间;色彩趋于单纯化,黑色加重,以黑白灰为主调,敷以较淡的色彩。

大量意象油画的出现决非偶然,这与我们近几年来强调民族文化自觉和民族文化传统的重要性密切有关,也是油画家们对艺术问题深入思考和在实践中不断探索的产物。说到底,油画本来是一种传达思想和感情的手段与媒介,它虽然源自于欧洲,有几百年的传统,形成了古典规范和现代面貌,但这决不意味油画表现语言应该有固定的模式。各个民族在接受这种技术和技能时,可以根据本民族的需要有所选择地加以采用。此外,一个民族对其他民族文化艺术的吸纳一般总是由于种种原因,伴随着不可避免的误解、误读和误取。不过,受民族传统美学观念和趣味熏陶的中国艺术家,对来自欧洲的油画做适当的“改造”,赋予它以写意的特色,是从不自觉到自觉,是很自然的过程。应该说这是对外来油画创造性的吸收和改造。在中国出现有别于俄罗斯写实体系和西方抽象、观念性油画的“写意油画”,必然为世界画坛增加了一道风景线,也一定会引起世界的关注。当然,要让“意象油画”要在世界艺坛真正立住脚跟,发挥影响,不能仅靠这种样式和风格,而主要靠其中的精神内涵。

在肯定这一趋势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可能出现的问题,就目前来说,有两个问题应该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其一,在探索油画意象化时,如何发挥油画质材的性能和它特有的艺术表现力。油画不同于水墨,油画的笔触、肌理有与中国画笔墨有某些相同的性能,但也有其自身的特色,更不用说油画的色彩具有异于水墨的另外一种表现力了。油画可以用写意法,油画也可以学习和吸收中国画笔墨的灵动、潇洒和飘逸,但不要把油画水墨化,不要丢弃油画质材的特长而使之丧失其特有的表现力。在这次参展或获?的作品中,意象型的油画占有相当的比重,其中不乏佳作,不乏令人关注、令人赞赏的探索。这些作品的成功,主要在于用油画质材表现个人的强烈感受,在发挥油画质材性能的基础上吸收了写意山水画的观念和技巧。而一些只注重表面上模仿写意山水的油画,因为没有表现真情实感,在绘画语言上又缺乏油画特性,自然不能引起人们的兴趣。其二,当前我国油画追求意象化的趋势有一窝蜂的现象,有些人为了赶时髦、追潮流,他们以为这样做可以迎合评委的口味,以达到参展的目的。

在信息社会,由于传播媒介的十分发达,一种风格样式常常迅速传播,为更多的人所接受,形成一种风潮。在艺术创作中成功的或获奖作品的一种样式、风格的影响常常波及面很大。在接受影响的人群中,往往有两种人和两种态度:领会其精神的学习和满足于表皮地模仿。一旦模仿成风便会形成十分可厌可怕的局面。虽然我们对这种不良现象一再提出批评,但遗憾的是,在这次送展以至参展的作品中,仍然可以看到有不少作品仍有明显的模仿名家的痕迹。

一窝蜂的“意象风”也好,模仿名家的风格样式也好,其根源都出在对艺术本质和原理的曲解。艺术中最可贵的是感情的真,一切风格样式都是作者为真实地传达自己的思想感情服务的,它包含了两个不可或缺的基本要素;共同的语言规范和个人独特的体验以及表达的方式。没有自己独特的感受和与此相适应的表达方式,就不可能有自己个人的艺术风格,何况被模仿的当下流行、摩登的某种样式和风格,有时也经不起共同语言规范的检验。须知,油画家的意象语言要达到一定的深度,一是要有坚实的油画艺术基础,二是要对意象语言的精神有较深入的了解。中国传统艺术理论的精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如果既不师法自然,又不重视内心体验,意象创造何从说起?

我国当代油画拥有一支数量可观、在技巧上经过一定训练、有进取精神的艺术家;我们拥有可供借鉴的民族传统艺术;我们拥有亿万观众;拥有正在蓬勃兴起的艺术市场。我们又拥有多种样式和风格,现在我们又拥有了意象油画。

我们还缺少点什么?

2005年5月于中央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