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油画的三个乐章》

阅读:65发布于:2009-06-22 00:00 作者:中国油画学会

百年以来,一代代中华儿女为挣脱落后贫困的悲惨命运,推动社会变革转型;为古老中华文明的现代转化,前赴后继、奋斗不息。

油画艺术的引进和现代新诗、话剧、交响乐、芭蕾舞等一样,正是这历史潮流的反映。五代画家呕心沥血,经过百年悲壮历程,移植培育创造了中国油画,终于发展为中华新文艺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艺术学科、现代百花坛中极具生命力的艺术植株。


第一乐章(1937年)  艰辛的开拓

回应时代的要求,艺术先驱们远涉重洋,从日本和欧美两条路径间接、直接引进了油画艺术。早在1887年李铁夫就到美国学习油画,师从J.S萨金特,堪称悟到西方油画技艺真谛的第一人。李叔同1905年东渡日本,从师黑田清辉,多才多艺,回国后成为倡导国家正规美术教育的最早奠基人。自此直至30年代,前后又有数十位先行者含辛茹苦,从东西两路把油画艺术移植到中华大地,他们是探求新艺术的先驱。

在开拓中国油画艺苑的艰辛历程中,涌现了一批杰出的拓荒人:徐悲鸿、林风眠、刘海粟、颜文梁、卫天霖、庞薰?等,他们是中国第一代油画家的杰出代表。油画家走上艺坛的时候,正是西方艺术历经五百年历史,高度成熟而开始向现代艺术转化的时期,当徐悲鸿等人初到罗浮宫临摹德拉克洛瓦的时候.西欧画坛已是从野兽派到青骑士们的时代了。东西方社会和艺术存在巨大的时差,因此,从经典的传统油画到印象派,从后印象主义到新兴的现代诸流派,中画家面临广阔的选择空间。而不同的身世经历、不同的价值取向、不同的性格禀赋,决定了第一代画家们各自不同的艺术选择。

徐悲鸿、颜文梁直接选取了欧洲写实主义绘画的深厚传统;卫天霖迅速敏锐的认同了印象派艺术的精粹;林风眠、刘海粟以宏大的抱负与胸怀,有胆量把目光投向后印象主义掀起的艺术新潮流;而庞薰琴更在掌握传统艺术的基础上接受现代派艺术熏陶与感召,要“用狂飙一般的激情,铁一般的理智来创造我们色、线、形交错的世界。

这样,我们眼前出现了一幅壮阔的时空图景,在古老的中华大地,天空飞驰着改革图新、救亡图存的世纪风云。文化园地里,一批批艺术赤子不满足于衰败无生气的狭小园地,向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拓荒,他们忍受着贫困,战乱生活的熬煎,反动统治封建卫道士的压抑迫害,世俗观念的曲解非难,民族歧视的屈辱。背负着沉重的艺术十字架,夸父追日般在没有路径的荒原上探索追寻,各自摸索博大庞杂的西方艺术的切入点。他们虔诚的按照各人的选择寻找路径,客观上却不自觉的形成了一支队伍,一种序列,一种协同攻坚的态势。从徐悲鸿、颜文梁、卫天霖、林风眠、刘海粟到庞薰?,恰好把西方艺术历时的精华,从古典写实主义到转折期印象主义,再到后印象主义,直到现代艺术各流派,有序的列为攻坚学习,汲取营养,借鉴发展的研究对象。尽管他们各自的发展机遇不同,所取得的成果与影响不尽相同,甚至有时也存在相互间的隔阂、误解,但是由于他们身上流着同一种热血,都有一棵艺术家赤诚善良的心,都有振兴中华民族艺术的宏大志向,因此,他们各自的心灵之音,实际上形成了多声部的合唱,共同奏响了中国油画光辉悲壮历程的第一乐章。

第二乐章(1937-1978)  曲折的成长

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打碎了拓荒者们开创的第一度油画艺苑的繁荣景象。从此,进入了曲折坎坷的成长期,历经抗日烽火的锤炼熬煎,建国17年的兴奋与迷惘,“文革”10年的灾难与扭曲,写下了可歌可泣的第二乐章。

抗战的炮声宣告中国历史进入了一个非常时期,正如闻一多所说:非常时期公园里也要架大炮!所以,当中国油画艺术舞台拉开新的一幕时,情况发生了急剧的变化,画坛上出现的是《放下你的鞭子》,而不是马蒂斯的安乐椅;能震撼观众心灵的是《田横五百士》,而不是塞尚的水果静物。

这是历史的必然选择。抗战时期,画家们与民族共苦难,与国家共存亡。生活的困境、逆境,反而激发了炽热的感情,养育了忧患意识和历史责任感,提供了切身体验苦难辛酸现实生活、感受不屈不挠搏击人生的英雄气概的机遇。动乱的战争岁月意外的使一代画家受益于时代的洗礼和生活的恩赐,在艺术的“源”与“流”两个方面获得极宝贵的报偿,这为现实主义艺术获得最大的展示空间,更为其后的发展准备了条件。

经历10年硝烟,油画家们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和新中国的诞生,画家大会合,欢乐之情弥漫心头,历史阴影抛弃一边,纯真地享受着胜利的豪情,看什么东西都是玫瑰色的。真诚单纯的心态,热烈兴奋的情怀,10年积累的生活体验,促使画家们创作出许多真挚感人的画面,特别是历史画作品。现实主义显示了它的生命力,这一批作品反映了时代风貌、英雄主义情怀和画家的艺术追求,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成为独具特色的现实主义艺术的东方花朵,成为17年美术成就的第一批精华。

发展至60年代前期,中国油画人才辈出,创作繁荣,形成建国后艺术的又一次高潮。历史造就了中国油画又一代画家群,也造就了第二代画家中的艺术大师。

吴作人是20世纪下半期继承发扬现实主义艺术体系的重要画家,是把中国现代写实主义绘画推向高峰的艺术大师之一。王式廓得益于新兴木刻运动的洗礼,得益于深入火热生活中获得的营养和审美意识的升华,使革命家的激情和艺术家真诚的审美追求统一,成为革命现实主义油画艺术的重要代表。罗工柳保持战士的激情与画家的眼睛的统一,并且不断发展现实主义油画艺术的合理内核,不断超越自我,探索新的艺术境界,是极具活力的现实主义艺术大师。董希文的艺术观念与实践超越当时盛行的现实主义,他糅合了浪漫主义艺术精神,又融合了民族艺术韵味,不愧为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的一位艺术大师。吴冠中毕生追求中西艺术的融合,追求具象语言与抽象语言的综合运用,以自己艺术与人格的魅力,赢得了大师的美誉。五位艺术家成为中国第二代画家的杰出代表,中国油画出现了建国后的又一次繁荣景象。

1962年,画坛兴旺,新人辈出,艾中信曾热情预言:期以十年,必有大成。然而,善良的人们没有盼到安定繁荣的岁月,却迎来了罪恶的十年浩劫,损失了宝贵的光阴,耽误了两代人。十年浩劫中,文化成果遭到空前悲惨的命运,不仅造成难以平复的人身苦痛与伤痕,更给油画事业留下严重内伤,个性被扭曲,审美意识受污染,主体意识完全丧失。十年浩劫留给文艺界一个僵化的思维方式、一个单一狭窄的艺术模式,使中国文艺跌入深深的谷底。

中国油画在风风雨雨中渡过了自己曲折坎坷的40年。

第三乐章(1978-2000)  多元艺术格局的形成

1979年至1989年,不过历史之一瞬,却是中国现代史上十分重要的10年。这是中国美术历尽艰辛实现对僵化模式突破的10年,是从古典形态向现代形态转化中意义重大的10年。经过1976年至1979年的复苏期,1979年至1985年的觉醒期,终于逐渐突破传统模式,走向崭新的格局。“85思潮”不是孤立现象,它是艺术按自身规律发展的必然结果,它以呼唤人的觉醒和艺术的觉醒为基本主题,以突破单一狭窄僵化的艺术模式为己任。实际上,它是整个中国社会改革开放的一部分,与改革大潮同步,深刻地体现了尊重人及其创造意识的观念,又反作用于社会改革转型,启发人们改换思维定式,激发创造意识和开拓精神。于是,老中青三代画家以大批极富个性色彩的作品,有力的摒弃主题先行、千人一面的积习,五光十色、争奇斗艳,创造了空前繁荣的艺术景观。

第三代画家的觉醒和第四代画家登上历史舞台,是80年代画坛最重要的特征。与新中国共同成长的第三代画家,60年代以来,已经成为全国各地油画教学创作的重要骨干。他们的一批优秀作品曾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他们有真诚的心态与热情,有坚实的绘画功力。坎坷的经历使他们日渐成熟;改革开放使他们思想豁然开朗。时代使他们处于承先启后的重要位置。他们一面奋力夺回损失的光阴,重新找回自我,探索发展自己的艺术;一方面教学相长、呵护着青年同行,共同促进了多元互补艺术格局的逐渐形成。

第四代画家们身上基本没有留下历史的伤痕,没有功名的包袱,有的只是对艺术现状的不满足和对现代新生活的向往。在改革开放的环境中,他们自由的吸收着西方现代艺术的各种观念和技法,带着一身稚气猛然闯进了艺术思维的新领域。他们的所作所为不甚成熟,甚至偏激片面、饥不择食、消化不良,许多作品难免有摹仿的痕迹。但是,从历史的观点看,面对强大的传统思维定式,没有这一批初生牛犊的勇猛冲击,要取得突破性的进展是不可能的。

经过10年的探索,油画形成了体现百花齐放的多元互补新格局,出现了多元、多样、多层次的互补并存,综合发展的新景观,大体形成了以吸收、扬弃西方古典艺术传统绘画为主攻方向和以批判借鉴西方现代艺术为主要方向的两种流向。正是这古典艺术巨流与现代艺术新潮10年的互补并存、相互影响,形成了当今油画的基本格局。

如果把古典和现代作为两极,则两极之间有着开阔的空间,10年间众多画家在这里进行各自的艺术探索,创造性思维得到解放,创造个性得到发扬,艺术家们上下求索、八方撷取,艺术语言色彩纷呈错综复杂。以油画艺术语言体系分类,则人们可以大致看出当今画家们各种艺术追求的脉络:   

形象语系:多数画家在认真研究西方古典艺术的真谛,力图真诚地把握与再现客观世界,创造出动人的艺术形象以表现画家的真情实感。他们用运用现实主义写实手法,在中国绘画的主航道上行进。他们苦心经营塑造的载体是传统的“形象”。   

意象语系:也有许多画家在吸收西方古典技法的同时,又接受表现主义的观念,融入中国书法与大写意的意趣,重“写”不重描画,更强调主观的表现与抒发。他们引入了诗的境界,在抒情写意中或变形或变调笔随意行。他们运用的载体是“意象”。

幻象语系:也有不少画家更具浪漫主义气质,他们从浪漫主义、象征性主义、甚至超现实主义中汲取灵感,发挥主观想像,调动潜意识,强调象征意味,不但表现生活中所见所闻,也表现生活中无所闻而在想像中、梦幻中有所见的景象。他们不仅可以变形变调,更可以突破时间空间的局限,随主观意图重新组合配置创造幻境。此种载体称之为“幻象”。   

心象语系:还有一些画家更为突出主观意识,从中国书法、园艺、假山叠石得到启发,借鉴西方抽象艺术,从客观物象中概括、分解、提炼、抽象出纯粹的形色元素,形成“有意味的形式”组成感情符号,不通过传统形象中介而直接表达作者的感情、心态、观念。他们创造的载体称之为“心象”。

物象语系:更有一些画家突破传统油画边界,借鉴西方后现代艺术观念,从拼贴开始,以各种材料媒介进入绘画领域,构成语言元素,或逐渐发展到完全摒弃人工创造的具象、抽象信息载体,直接以各类现成物品拼贴、组合、装置,组成新的空间,构成“第二自然”传达作者的某些感受、观念,表达其哲学思考。他们用的信息载体可称之为“心象”。   

五大语系并非绝对独立互不侵犯,画家有时综合使用、不断变换发展并分解出更多的分支。总之,在多元互补的艺术格局中,寻求东方与西方、古典与现代的结合;寻求理性与感性、艺术与科学的契合;创造具有时代精神、地方色彩与个性特征的中国油画,这是当今中国画家的心愿与追求。其实,也正符合世界艺术向后现代期转化走向综合的大趋势。

进入90年代,油画艺术第五代画家走上历史舞台。他们是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同龄人,具有几代人完全不同的生活、社会环境及文化背景。因此,其艺术观念与追求和第四代画家有很大的差异,相互间的距离也更拉大,艺术真正是达到了万木争荣、百舸争流的境界。艺术语系之中的分化,语系之间的融合,使得新的形态不断出现,网络纵横、错综复杂,恰似那现代城市中多车道立体交叉桥,各路画家们都在急匆匆各自奔向心目中的艺术王国。         

多元艺术格局的出现,可以说是中国油画的第三乐章,五代画家历经百年沧桑,终于基本完成了学习引进的初级阶段,奠定了油画大厦的基础工程。

引进吸收世界优秀文化,创造发展现代中国新文化,这是历史的呼唤,也是历史的重任。欧洲油画发展历经100年,俄罗斯发展油画也用了300年,中国油画刚刚走完了100年的学习历程,开始奠定了基础,在世界艺坛有了一席之地。在新世纪未来岁月里,面对全球化历史趋势,中国油画家们将进入一个更加艰巨,也更有意义的发展时期,一个独立创造的时期。

中国油画必将以具有鲜明的时代风貌、地方特色和个性创造精神的当代艺术新姿态,谱写出更加宏伟壮丽的华彩乐章,自豪地并立于世界艺术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