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差、位差、体差

阅读:66发布于:2009-06-23 11:21 作者:中国油画学会

 ------一个中国油画家的思考

迈入21世纪,世界格局发生了急剧深刻的变化,中国社会转型进程加深加快,全球化趋势和市场经济大潮给社会和文艺事业带来发展的机遇,却也带来两大冲击,艺术家们又一次面临自我丧失的危险,面临民族自尊、自信丧失的危险。市场上那只“看不见的手”的诱惑迫使画家们处于一种尴尬的处境,而国际强势文化与后现代艺术思潮的又一只“无形的手”,更把画家们推向冷落的边缘。一时间,人们茫然而无所适从,似乎只能舍弃自我随波逐流,真似乎油画也己是“夕阳产业”穷途末路,真诚的艺术求索者们不得不作冷静的思考,难道这就是有五千年文化艺术底蕴民族的唯一道路?
   其实,经济全球化的确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文化多元化也是历史的基本规律与要求。这都是不依人们的意志转移,也最终不会为金钱或长官意志所决定的。
   近几年来,我曾多次发表一些想法,前不久,在中国美术馆的一次研讨会上作过“一个中国油画家的思考”的发言:“无论什么人,无论什么民族国家的存在,都离不开特定时间与空间的制约。而任何一个艺术家,他的艺术创造更受到三大要素的制约:画家生活的特定时间(时代)、特定空间(地域)、和画家自身的素质条件(创造主体)。由于时间是流动发展的,因此产生时间差;由于空间是无限的,所处位置不同,因此产生空间差;由于每个个体是不同的,因此存在体差。时差、位差、与体差共同构成了一个国家的国情,更决定艺术的总体面貌与形象。由于时间、时代的不同,画家的感受和审美观也不同,因此引申出时代精神、现代性的问题,所以才有“笔墨当随时代”之说,才有“春山如笑,夏山如滴、秋山如妆、冬山如睡”之论。出于画家所处地域环境的区别,引申出地方色彩、地域性、民族性的问题,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正是这个道理。又由于每个创造主体的先天生理基因不同,后天环境与生存条件不同,形成不同的性格禀赋,形成不同的个性,形成体差。这三大差别、三大要素是一个整体,不可或缺,也不可分割。它的客观存在决定了世界大家庭的文化多元互补趋势的合理性、必然性。因为,只有每个民族、每个地域,都贡献出独特芬芳的花朵,才能逐渐做到全球文化五光十色、万紫千红、多元互补、和而不同的真正繁荣。那种一花独放、唯我独尊的霸权文化政策,已经给一些国家造成恶果,已被历史证明应当抛弃。如今有意无意地在世界范围内推行这种观念,无论是西方中心论或是东方中心说,都自然更应该受到排斥抵制。”
   全球化绝不能简单的理解为西方化,更不是美国化。全球化对于艺术创作来说,绝不意味着观念的一律,规格样式的划一,形式风格的趋同;绝不意味着无所作为的“再版、翻版、盗版别人的东西”;绝不意味着盲目的去和别人“接轨”。要想取得世界艺术大舞台的入场券,不能靠改变自己的文化身份求得别人的认同青睐,只能靠自己的独立创造智慧,靠自己的鲜明特色去征服观众,堂堂正正地登上舞台。
   真正的艺术恰恰要求多样性,要求鲜明的个性,要求对于相同对象不同的艺术家有不同的方法去表现创造性、原创性。正是差异性、特殊性、独创性的要求反映了人类物质文化生活的丰富、多样的需求。

 当前,全球化趋势汹涌而来,无情的现实要求人们更清醒的把握三个差别、三大要素。首先,要勇敢的承认和正视客观存在的时间差,要尽力缩短和新时代的差距,敞开胸怀,敢于接受地球村里一切国家先进的、优秀的艺术营养,无论是东方或西方的,无论是传统的、现代的或后现代的,主动地融合、贯通、创造,以新的中国现代形态的艺术奉献给全球新文化大家庭。而不是躺在中国古老博大艺术传统大树下吃老本,更不是狭隘的以本土化去抗拒全球化历史大趋势,去重复闭关锁国时代的惨痛历史教训。时代在发展,地球在变小,科技的飞速进步,社会生活的巨大变化,使人类虽然所处空间时间不同,却确实产生了一些新的共同的生存体验、视觉体验。如性、暴力、环境污染、SARS,如电脑、手机、航天等等。在这种条件下,新的艺术观念、新的审美情趣,新的艺术样式的出现是必然的,在某种程度上得到认同也是不足为奇的,某些艺术观念样式的趋同也是可理解的。(或许这正是极遥远未来世界大同的点滴征兆呢!)时间的流动是绝对的,但在思想智慧和艺术创造上的超前却不是不可能的。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很多画家已经在这方面作了艰苦的探索,突破旧的僵化模式就是一种时间的追赶与飞跃,而不少青年画家已经闯进了现代、后现代艺术领域,成绩喜人,影响不小。这一切之所以可贵,正在于其时间上的超前性,推动中国艺术向现代形态的转化,缩短了和新时代的差距。
   所以,对于时间差,我们应当急起直追、奋起直追赶上新时代,龟兔赛跑的寓言应当给我们以启示。何况,当下的时代仍在飞速的发展呢!
   同时,艺术求索者们在风雨兼程日夜赶路推动中国艺术向现代形态转化的时候,无情的现实又时刻要求艺术家不能忘记、不能漠视自己生存环境与他人在空间位置上客观存在的差异??位差。无论称之为民族化或本土化地域性,总之空间差是自然形成的、与生俱来的、回避不了的客观存在。地理环境、生态气候的不同,人种历史、人文习俗、宗教哲学、审美传统的差异,这是艺术创造的生存、生长的环境。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种特殊的民族地域生存环境,正是艺术创造的独特丰富的资源所形成的独特色彩的文化艺术,是人类创造的珍贵遗产,是世界文化艺术丰富多彩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谁能想像永远在一个声音、一种色调、一种味道的世界上生活?所谓全球化走向世界所谓现代化,绝不应该排斥本土、地域、民族的特征与传统,我想人们的责任正是以时代精神、现代观念重新整合发展它,使之转换为现代形态而融入世界文化大家庭,丰富地球村的文化风姿与色彩。
   本土文化尽管多彩多姿,神秘诱人,但以本土化抗拒现代化,却是愚蠢可悲的。勇于吸收、善于消化,才能使本土文化发扬光大。杜绝营养、近亲繁殖、抵制交流只能使生命力日渐枯竭,实际上是一种自绝于世界大家庭的行为。
   时差与位差,是任何杰出的艺术创造都回避不了的课题。时代精神与地域民族特色,是真正优秀的艺术品所必须具备的基本要素。
   真正的艺术要求鲜明的个性,要求面对相同对象,不同艺术家有不同的方法表现。要求的正是差异性、特殊性、创造性、原创性,这是人类物质文化生活丰富性多样性的需求,也是文艺发展多元化的理论和实践的根据。
   “艺术创造”因主体素质的差异,因主体的视点、视角、焦点之不同而形成不同感受,最终形成独特的表现、鲜明的性格色彩与艺术风貌。因此,三大要素中的体差,即艺术创造主体、艺术自我、艺术个性,具有最重要的地位。艺术家是创造的主体,所谓地域性、现代感等等也都要通过主体的感受体验、过虑概括、选择组合,形成意象、形成画面。所以,我深深地感到,严肃深刻的艺术理念,毕生的艺术追求,这一切最终都要落实成能保持自由心态的高素质的创造主体上,落实在一个解放了的艺术个性、一个解放了的真诚自我身上。独立人格、自由创造,这恐怕永远是真艺术的立身之本。
   可是,发人深省的是,自从五四运动以来,个性解放的课题似乎已经解决,而实际上远远不是如此。当艺术家被金钱利欲牵着走、被某种强势文化观念控制指挥的时候,还谈什么个性解放、艺术自我?80年代以来,我们好不容易才从僵化的艺术模式中解脱,90年代刚刚勉强从金钱市场中找到平衡点,脚跟尚未站稳,后现代艺术思潮,西方文化霸权主义的阴影又把人们淹没。盲从时尚、紧跟浪潮的人们,为获得国际大型舞台的入场券,有意无意的放弃了自己的初衷,改变自己的文化身份,实际上是纷纷戴上假面具,随着别人的指挥棒,踏着别人的脚步翩翩起舞。艺术是心灵之歌,是真诚的表现抒发,是会心的交流。无论是传统的艺术、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都是建立在一个独立人格,一个真实的自我之上,这是真艺术的魅力所在。离开这一点,恐怕离虚假平庸就不远了,艺术的价值与意义也就值得怀疑了。所以,警惕独立人格、艺术自我再度沦丧的思虑恐怕不是多余的。

 当然,所谓自我,所谓人性、个性,并不是天生完美的,所以才有人之初的善恶之争。我深感不但要真诚的保持自我,更要不断的充实、完善、优化、超越自我。作为有良心的艺术家,不但要完善优化主体的艺术观念、技艺、品格,更应该完善主体的精神与人格。既然自诩为现代艺术家,就不能只享受现代物质生活,更应当创造真正的现代精神家园,使自己的生命价值更加升华。真正的、持久的艺术感染力,固然取决于作品的视觉冲击力,悦人耳目;取决于作品内在精神情绪的感染,动人心魄、发人深省;更取决于作品体现出的人格感召力。艺术创造的高下、文野,固然受制于人的生存状态、技艺状态、精神状态;更决定于本人的素质、品位与人格的高下。总之,最终决定于艺术创造主体的综合品质。(引自同上美术馆研讨会发言)
  当今世界艺坛千头万绪、眼花缭乱、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知路在何方。中西两大艺术体系正如两座艺术高峰,高大伟岸的身影淹没了大片的领域。其实,冷静地想想,只要摸清时代的脉搏,认清自我的文化身份,勇敢地登上巨人肩头,而不是跪在脚下,就会见到明朗的天空,辽阔的原野。原来,中国艺术的立足点就在你的脚下,中国油画的道路就在你的身边。汲取传统的营养,融合在黄土地给你的血脉与灵魂中,自信地走出万里长城筑垒的规范区,走出卢浮宫的阴影,走出奥赛博物馆的阴影,走出蓬皮杜文化中心的阴影,走出卡塞尔文献展的阴影,踏踏实实、独立创造,历史终将给艺术求索者们以应得的报偿,世界的艺坛也将因万千的艺术家们的个性创造而灿烂多姿,因众多的国家民族艺术的五光十色而落英缤纷、春满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