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油画的处境与选择

阅读:69发布于:2009-07-17 16:23 作者:中国油画学会

以“20世纪中国油画展”为标志,中国油画勇敢地走完了它的百年历程。跟随着时代的步伐,中国油画带着它的成就和问题,也带着它对未来的理想与希望,跨入了新世纪的大门。

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发展的浪潮影响着全世界许多方面的格局。超地区、超国家的全球化进程,使得整个世界的各个领域、各个层面都产生了相应的变化。在这一形势下,可以说,在新世纪的大门首先迎接和面对我们的是全球化的挑战和变动中的文化格局。

势力强大的国家,特别是美国在物质与精神文化产品上的广泛扩张,造成西方文化覆盖全球,构成了世界各地文化日益与欧美趋同的主要走向。同时,当前各国的有识之士均感到了,由文化趋同而构成的文化单一化状态已经是一个世界性的文化危机。因为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需要以多样性的区域性文化来平衡人类的多元的精神需求。区域文化在全球化时代具有重要的意义,江泽民同志指出“如同宇宙不能只有一种色彩一样,世界上也不能只有一种文明、一种社会制度、一种发展模式、一种价值观念。应本着平等、民主的精神,推动各种文明的相互交流、相互借鉴、以求共同进步。”国际社会也主张文化多样性原则,批判丧失民族文化归属感的“消极全球化”,提倡文化多元的“积极全球化”。

因此,维护和发扬地区性民族文化特色和建立多元化秩序,是当今世界各国共同的选择。然而,在世界现实社会的发展中地区性文化的前景受到严重威胁。

在我国,随着改革开放后西方先进的科技与物质产品的引进,各种意识形态性的文化现象和价值观念也同时进入,我国传统的价值观与文化观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反映在应用文化、大众文化上影视、音乐、舞蹈、服装、饮食以至日常的行为、观念几乎无所不在。传统的民族文化形态和经过长期历史实践所形成的中国独特的文化品格和精神追求,都在受到排挤和消解,有逐渐丢失民族文化的生存空间与活力的危险。民族文化往往变成了几乎只为面对外国人的旅游文化。西方现代大众文化的商业化操作在发展中国家不仅排挤民族文化,同时,又以媚俗的趣味引起文化品格和精神质量的低落。

当代西方文化的另一个突出现象是后现代主义盛行种种装置艺术、行为艺术、标本艺术等观念艺术被奉为是代表当代艺术的主流。我们注意到当前国际艺坛各种思潮迭起,东西方艺术家面临着众多的困惑和振荡。特别是西方在推进当代艺术思潮的活动中,依靠强大的经济实力在国际上具有影响的各类展览中,垄断控制了所有的权力,凡不被认同的艺术观念与成果均被排斥在主流之外,把能否与主流艺术同步能否进入国际主流变成鉴定艺术家创作价值的标志,对艺术家产生很大的诱导力。这些西方文化状况都对我国美术发生深刻影响。我国的油画艺术在我们倾心努力缩短与西方艺术发展差距的时候,自觉不自觉地接受了西方的观念与模式,它一方面促进了我国油画艺术的进步,使我们的油画取得了向现代性和多元化等方面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导致了西方艺术思潮与模式在我国的流行。这种状况的形成有多种原因,与我国在经济与文化等多方面的发展不够,而引起的对发达国家所流行的新鲜事物的学习要求迫切,也由于自身传统文化向当代文化的转化不够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和一定程度的盲目追随西方的心态,再加上经济实力差造成了在与外来强势文化的竞争中缺乏力量所致。

不可否认文化艺术的发展是与时代的变化紧密相关的,西方当代正在盛行的艺术有着人类精神需求深化的必然性,它在文化形态上的变化、在艺术边界上的扩展以及与科技的结合应用都有一定的意义与合理性。但是,这一发展模式与观念也只是一种实验,不证明那就是唯一的道路,各国的基础与文明不同、价值观念不同,自然所寻求的艺术发展道路也会不同。

近期以来西方的一些艺术策划人突出提倡观念艺术,似乎当代艺坛只有观念艺术才是最有价值的,以致引出对架上绘画的存在地位与作用提出置疑并被预言必将遭遇淘汰乃至消亡!事实果真会如此吗?我们知道20世纪以来人类在剧烈的生存竞争中出于体现观念和情感表达需要而开拓出的种种的艺术行为和表现方式,是艺术领域纵向与横向发展的结果。它与原有的艺术在艺术功能、表现手法和视觉经验上都不相同,各有各自的特色与发展轨迹,世界上出现了一种新的艺术表现方式并不意味着原有的方式就会被替代。因为艺术的变化不同于科学技术的更新换代,凡是新的就是最好的观点不适用于艺术,一种艺术门类是否会消亡这是由它自身是否具有生存条件和生命活力所决定,并不是人为预测和舆论宣传所能判定的,油画或架上绘画所具有的独特的审美作用与艺术效果更是其它方式所不可取代。当今的油画在世界范围内仍然富有活力,仍然受到广大人民的喜爱和欢迎。在我国,油画艺术仍保持着十分良好的状态。由于国家在经济建设上的发展使社会上不断增长了对艺术的需求,同时,人们在审美需要上的发展和审美习惯上的变化引起对油画的兴趣也日益增高,加以艺术市场的形成与扩展,我国的油画不仅受到本国人民的欢迎而且得到周边国家仍至欧美人民的青睐。这就为油画艺术在我国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和前途。

当然,我们知道中国油画的前途是要靠我们中国油画家自身的智慧的思考与艰辛的探索才能够获得的。那么,在跨入新世纪的重要时刻,我们应当怎样去努力,我们今后的道路究竟应当怎样走,对此我们必须认真地加以研究。

中国的油画艺术从无到有到今日的繁荣,不可否认这主要是向西方学习的成果。二十世纪的初始和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是两个绝然不同的时代,一百年前从国家强盛和文化振兴的角度出发。我们感谢先辈们的见识与作为,是他们见于封闭的中国不仅国势衰微而且文化僵滞,从而大胆地走出国门向西方学习引进西方文明,随之中国才有了自己油画的兴起。从那时到现在,中国油画的发展经历了三次学习的热潮,第一次,即20世纪初的留学西欧与日本;第二次,是世纪中的学习苏联;第三次,则是上世纪末的西方现代艺术热。这三次学习对中国油画艺术的发展是十分必要的,没有这些学习就没有中国油画的今天,它决定了中国油画的基本面貌与格局。中国油画家在20世纪除了战争和革命运动,基本上是处于如何更好地掌握西方油画特长的学习情结之中,学西方成为了上个世纪的一个基本特色。当然,这种学习的进程也是油画本土化探索创造的进程,中国油画家在各个历史阶段无论是世纪初的老一辈还是世纪末的年青一代,在油画中国民族化的这一问题上都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也可以说中国油画家从一开始就处在了东西方二种极不相同的文化之间,始终是要兼顾中西,在二者的对立与交融中思索与工作,一个世纪以来我们所取得的成就已经是有目共睹,已有不少文章给以肯定与赞扬,总体来看已具有一定的民族特色和较好的艺术水平。尽管对这些成就的估计有高有低,但相对于我们对中国油画艺术在世界格局中所应取得成就的期望,相对于我们希求中国油画所应创造出的鲜明的民族风貌,总有相当的差距。在当前的作品中总体来看,应当说还没有摆脱西方艺术的基本模式,还是在西方的标准与规范的影响中发展;具有中国独立特色的创造还没有形成主导地位;我们的油画家或多或少仍然摆脱不了西方强势文化的阴影。

如果说,在上个世纪出于自身文化发展的需要,我们主动的去向西方学习,那么,经过了一个世纪的虚心的学习、学习、再学习之后,今天,在世界的格局与我国的状况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之时,在西方文化正在威胁与消解了我国民族文化的发展,并对我国文化产生有相应的负面影响之后,我们能否趁两个世纪转换的时机,是不是仍出于自身文化发展的需要,出于建造中国先进文化的需要,把我们努力的重心从对西方文化的学习精神转换到开拓与创造本国民族文化上来。当然,创造与学习是不可分的。但是,毕竟我们的重心我们的精力和智慧主要都放在了向西方学习。当前,在新的形势下,我们应该把这个重心转移到如何向本土学习,如何能创造出自己民族的新艺术上来。之所以现在提出应开始重心的转移是由于形势的改变,上世纪是因为我们没有油画,没有掌握油画艺术的技能与规律,所以必须向西方学习,今天我们已经基本了解和掌握了西方油画艺术从古典到后现代的全部要求与特色。具备了重心转换的条件。这并不等于说今后就不要向西方学习,任何时候学习都是需要的。但是,如果今天我们还没有这个从西方到本土的重心转换,还没有从学习与发扬本民族的文化立场出发去进行“开拓”“创造”,那将会影响我们自身创造精神的发扬,不利于形成中国油画鲜明的独立特色。并仍会摆脱不了追随西方文化的怪圈。在世界格局中就仍然确立不了我们中国油画的地位。

任何国家和民族若要在世界文化格局中取得一席地位不立足于本土是不会成功的,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具有悠久文化传统的大国更是如此,作为中国当代文化创造者没有对本国文化的深入了解,仅仅凭自己血管中流淌着的民族的血液是不够的,民族的传统愈深厚就愈须要我们去作深入的了解和研究,不然,怎么会发现和吸取到应有的营养呢。我知道,包括我自己在内,当代中国的油画家对传统民族文化有研究的人显然不占多数,因为在我们油画家的思想上总觉得西方代表现代文化方向,学本国文化传统不如学西方重要。长期以来在我们的概念中一直把我国民族文化看为是一个古老的落后的文化象征,与现代文化无关,“现代”这个概念一直是归属于西方,西方的一切都成为“现代的”、“先进的”代表。不可否认这是近代以来西方在科学技术与物质文明等领域的发展所形成的结果,这也正是发展中国家向他们学习的原因。但是,毕竟各个国家的文明不同,长期所形成的不同的基础构成了它所尊奉的价值观与文化观也各有差异。所以,各个国家间的文明相互交流与学习具有重要意义,先进国家的现代化道路与经验是有学习借鉴价值的,但并不是必须照搬的模式;特别是文化现代化的形态演变,更难说是必须追随的最佳方式。他们的艺术实验,符合他们的文化和价值观,不一定适合别的国家。各国的文化随着自身社会的发展都有向现代转化的可能,现代艺术的形态和观念也应该是多种多样各有特色的,每一个国家都存在着自己的现代艺术之路。

如果到今天我们对自己头脑中存有的由于长时期落后状态而形成的或多或少的自卑感,或盲目崇拜西方的殖民心态仍不提出质疑,如果我们不对现代西方文化是否真正代表现代先进文化提出质疑,不对西方艺术的发展道路是否具有普遍性提出质疑,不对西方现代艺术的标准与规范提出质疑,同时,我们又不对我们民族文化具有巨大的更新活力具有信心,不对我们深厚的传统文化可以转化成现代文化的巨大资源抱有信心,那么,我们在21世纪的中国文化发展上将无所建树。

因此,我们的油画家必须要反思自身的现状,必须认真研究究竟中国油画应当怎样去发展,怎样在民族传统文化与现代西方文化的碰撞中去寻找和发掘它的内在活力,使它在汲取外来文化的积极因素中求得新的发展,这是我们每一位创作者都应极积面对的问题,此外,要真正创造出有民族特色、民族气派的中国油画,还必须使油画艺术具有充足的时代精神,油画家们还必须深入到我们所生存的时代生活中,扎根于实实在在的生活的土壤,切实感受广大群众的生存状态,关注现实生活中的各种问题,体会群众的思想、情感、体会他们的喜、怒、哀、乐,从中去获得切实的精神的体验,获得具有时代特色的创造的感悟。只有这样才能解决当前我们油画艺术中的“精神性”弱化的问题。创造者的道路是艰难的,但是作为中国现代文化创造者的事业是光荣的。我们应该为创造能够体现先进文化发展方向的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饱满的时代精神和真诚的个性创造的中国油画艺术而努力。我想只要中国的油画家有了这个自觉,并且在掌握外来文化精华与发扬中华优秀文化的融汇创造中能有足够的自尊、自信、自强、和自立的精神,再通过几代人的努力,我相信,我们这个曾经有过为世人所骄傲的辉煌文明的民族在今天一定也能创造出一个新的辉煌。

让中国油画振起那汇中融西的两支强健翅膀,奋力高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