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由心造---从写境到造境》

阅读:80发布于:2009-08-07 00:00 作者:中国油画学会

前人有“行万里路”作壮游者,足迹远遍大江南北,攀高山,临大川,这对一个山水风景画家尤为重要。使其开眼界,阔怀抱,从大自然中汲取艺术的汁养与灵感。所以古人有“搜尽奇峰打草稿”之说。这里的草稿,更多地应理解为“腹稿”,亦即“胸中自有丘壑”。这里的丘壑,也应当是饱受造化万象之蒙养,蕴藏于胸中的淋漓元气。然也有不少画者误以为只要去名胜佳地,风光美妙处,便能画出佳妙之作,例如安徽黄山、云南石林、岱宗泰山、秦川华岳、蜀中峨眉……殊不知,此等奇胜之景,乃是造化之功,亦即大自然自身最恢宏完美之创造。如若一味追仿其表象,只能视为复制或临摹,如着眼于具体景点,如金猴观日、梦笔生花、仙翁对奕之类,则更为等下,无异于高级导游图,何来艺术创造之真美?反而将大境界缩化成小盆景。所以,对“写境”与“造境”相互关系之认识与实践探索,可视为验别一名画家艺术品位的重要尺度。从“写境”发展到“造境”,是中国绘画观中确立的审美高度,我们可以翻览历代大师之名作,用直观去深究会悟。自范宽、李成、云林、玄宰、沈周以降,四王、石涛、八大、龚贤,乃至近代宾虹、可染、抱石,无不毕生攀越“造境”之峰巅,留下无数令世人魂魄为之悸动的杰作。

来自于欧洲传统的写实油画,其长处且不在此表述,而其基本规律是表现客体之真实时空形态。正因如此,西画中也颇多意境引人的杰作,但却仍然囿止于“写境”的范畴。而中国绘画艺术高妙之优异处,全在于艺术家吞吐自然造化之涵量,绝非以纯客体的如实描写为计衡。这就大大开拓了真正的主观创造的无边疆土,而任自驰骋。一获此识,我在油画创作实践上开始明确地以“造境”之说为本。面对一块空白画布时,力求摆脱对象写生之缚,绝不参用摄影照片、惟凭脑中的储存、胸中之块垒,以双眼为尺度,信手画去,东涂西抹,以期自家之境在画布上显现,创造一个自己的视觉世界。诚然,“境”由“心”造,更意味着“心”与“境”二字中包容的全部意义:“境”自“心”出,但非一蹴即可就,一触即可发的,而是主体与客体水乳交融为一体的长期修炼磨砺过程,若无客体现实存在之源,则主体无所依;而失去主体的自由能动,客体本身不能变成更不可代替艺术创造之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