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觉建构油画艺术的中国学派

阅读:65发布于:2009-08-07 12:31 作者:中国油画学会

《新时期中国油画回顾展》开幕了,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重要的展览。今年恰逢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成立二十周年,中国油画学会成立十周年。值得庆贺的是,在新时期近三十年的历程中,中国油画的发展一段比一段更活跃,一段比一段更繁荣。回顾新时期的中国油画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国油画家以积压多年的艺术激情,在各种艺术思潮一波又一波的激荡下,勇敢地迎接着时代的挑战,以他们不懈的进取精神,为争取中国油画的进步,开创了一个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空前活跃、空前变革、空前发展的新纪元。

在改革开放之初,由于长时间的封闭状态,使得中国艺术家面对世界艺术现状强烈地感到落后与差距,无论在艺术观念、艺术格局以及油画技艺等方面都明显的存着空缺与不足,因此中国油画家为了改变这种被动的状况,在反思的基础上自然形成了两股潮流,一方面是沿着西方现代艺术发展的脉络作横向的、在艺术观念与形态上的探索与拓展,另一方面是向西方传统写实绘画作纵向深化的、在技艺与语言上的学习与研究。经过画家们不懈的努力,如今,在横向拓展上已经基本补上了我们与当代世界艺术发展格局上的距离,使中国油画从单一化走向多元化,从传统走向了当代,取得了与国际艺术平行发展的空间与条件。同时,在纵向研究上,由原侧重于19世纪欧洲写实绘画的运用,深入研究至古典主义乃至文艺复兴的语言特色及材料与技法的运用,增加了对欧洲油画优秀传统的认识,提高与充实了写实油画艺术的表现空间。

中国油画在新时期的主要时间内,重点是在向西方学习,是积极汲取外来文化的过程,同时也是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相互碰撞与磨合的过程,更是中国油画家努力使外来文化进一步与本土文化相融合、不断探索创新的过程。随着改革开放的脚步,西方现代文化和西方现代艺术思潮不断涌入,使中国油画面临着一个十分新鲜而复杂的局面,在艺术观念与艺术形态上充满了矛盾、差异与对立,也充满了反思、批判与磨合,其间既有西方文化对民族文化的浸蚀,也有民族文化对西方文化的兼容,中国油画家在这种碰撞与磨合中,以他们的智慧和勇气,努力在东方与西方之间、传统与现代之间探索。他们既要思考当代国际所流行的艺术模式与价值尺度,又要坚守本国民族文化立场与弘扬民族文化精神。为此,他们以积极进取的心态克服保守与激进的干扰,努力从本国民族文化与一切有益的外来文化中吸取营养。中国美协油画艺术委员会和中国油画学会提出和坚持创造具有“民族精神、时代特色、个性特征”的艺术主张,油画家们不断探索奋进,创作出一批又一批面向社会关注现实的,在中国油画艺术发展中具有历史意义与学术价值的优秀作品,为中国油画的繁荣与进步做出了可贵的贡献。

新时期的中国油画不仅在艺术上取得了进步和建树,而且在油画艺术事业和专业队伍的规模,以及油画艺术市场等方面都在蓬勃发展,空前壮大。近三十年来,中国油画艺术从集中活跃在几个发达城市,迅速地扩展到全国各省市,以及边远落后地区,如今,全国每一个省市自治区都有一批自己的油画专业队伍,而且油画家们自己组织起了全国性的专业油画学术团体《中国油画学会》。随着中国油画学会在北京的成立,全国各省市也都纷纷成立了自己的油画学会,并积极开展艺术活动,不断组织各种专业性、全国性和地方性的展览、研讨与交流活动。使油画艺术在中国日益昌盛兴旺,在人们的文化生活中日益产生较大的影响。中国油画在新时期所取得的成就,不仅受到国内群众与专家的欢迎,而且也得到了国外艺术专家的肯定与赞扬,这在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的两次包括有世界七十多个国家参加的“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上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中国油画在新时期蓬勃发展的现状,说明了在这期间甚为流行的源自于西方“艺术终结”论的中国式翻版“架上绘画死亡”说,“油画死亡”说、“油画无前途”说等等一系列论调的荒谬,事实胜于雄辩,中国油画家不信艺术会消亡,不信中国油画没有前途,正因如此,中国油画家才能以极大的热情投身于中国油画的艺术事业之中,才能创造出今天的油画艺术的突出成就。

当然,严格审视中国油画在新时期所取得的这些艺术成果,无论从油画专业的艺术标准还是从当今世界全局中,中国油画应有的作为来看,距离我们所追求的目标都有不小的差距,成就针对过去,问题在于未来。由于我们对中国油画应当达到的目标期望之切、期望之高,所以我们对今天的作品还存在的许多问题与不足,就应当更加重视。由于我们在以往的新时期主要是在向西方学习,特别是因为求成心切走得太快太急,致使我们的一些作品从观念到语言还有不少的西方痕迹,一些探索存在表面化、样式化的倾向,内在的精神性、思想性不够丰厚,中国民族特色体现不够鲜明,油画艺术的语言与技艺仍需更加精妙,所有这些问题与不足都实实在在地影响了中国油画的艺术水平和学术建树。特别在当前世界艺术文化趋势下,中国油画整体特色的建构越来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影响。我们的油画应当有更强的民族文化精神,有更鲜明的艺术审美特色,有独特的评判眼光和自己的价值取向。中国油画在世界范围应当是一个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油画艺术学派。从这个角度看当前的中国油画艺术状况,只能是一个过渡性的阶段性状况,它只是中国油画走向成熟、走向高峰的未来新历程的基础和起点。

一段时期以来,西方现代文化在全球扩散,在一定意义啊上主导了世界文化的潮流与趋向,使得传统文化、民族文化、地域文化受到冲激与消解,有明显的造成世界文化单一化倾向。今天的中国,西方化的趋势亦较严重,对于油画艺术这一引自于西方的画种,虽然在长期引进过程中已逐渐向本土化转变,也有些艺术家在这一实践中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但从中国油画整体来看,中国特色的表现,仍然不够鲜明,仍然是处在转变的过程之中,在艺术创造上还没有完全进入自主的境界,在世界文化全局中还不够彰显中国油画艺术的独立品性和深厚的中国文化魅力。因此,为推进中国油画艺术向更成熟的状态发展,自觉建构油画艺术的中国学派,在当前这一特定历史条件下,应该是适时而必要的定位选择。

提出自觉地建构油画艺术的中国学派,首先它是中国现代文化建设的需要,也是油画艺术在中国能否取得在现代文化中的代表地位的需要,从根本上说它是油画艺术在中国自身生存的需要,此外,更加现实的需要是中国油画在世界文化平台上如何突显民族的文化立场与文化身份,如何使中国油画在世界文化建设交流中做出自己独特的贡献。为此,油画艺术中国学派的建构,应当从以往的个人或部分人的艺术行为,发展为中国油画家共同自觉的追求,使它成为中国油画家一个共同的学术课题和目标,其实,在新时期进程中由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和中国油画学会提出并一直坚持的“民族精神,时代特色,个性特征”的艺术方向,应当也就是油画艺术中国学派所追求的学术目标,如何使三者有机的完美结合,不是一个简单的课题,它需要在一个较长时间的历史实践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为了明确对建构油画艺术中国学派的理解,有以下几点精神应当说明:

一、油画艺术的中国学派的概念并不意味着中国只有一个油画学派,它是中国油画学术目标的总标题,其中自然包括各种不同艺术追求的多种派别,如:写实的、表现的、抽象的等等,因此这个中国学派内部是多元的不是单一的,是多彩多姿的,百花齐放的。

二、油画艺术的中国学派的学术胸怀和视野是开放的,是不断汲取各种文化资源与营养,包括本国和世界各国的优秀文化,是不断发展、不断创新的,而不是封闭的、保守的。

三、油画的中国学派必须有中国特色,但是这一特色不是只在运用一些传统文化符号,或转换某些传统绘画样式特点就能解决的。这特色既是外在的,更是内在的,核心是中国文化精神,这种精神存在于传统文化中,也存在于现实生活中,它需要深入研究才能体会和感悟到。

四、油画艺术中国学派的建构,必须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二者缺一不可。油画家的艺术实践必须有理论的支撑和指导,它们应是互相启发互相促进。特别在西方当代艺术发展中多是以理论为先导而实践随后跟上,在我国当代前卫艺术的发展亦多如此,而在探索走中国油画自主艺术道路的实践中,理论却往往落后于实践的探索,当前在建构油画艺术中国学派实践中迫切需要理论的配合与指导,例如,建立自主价值观问题,建立中国油画艺术的批评标准问题,油画艺术如何与中国文化传统相融合等等问题,都热切盼望理论家能够积极参与和大力投入。

五 、油画的中国学派决不意味着会减少或降低油画艺术特有的审美魅力和艺术水平。我们应当吸取油画艺术传统中所有令人感佩与叹服的艺术优点,追求和创造出具有油画艺术的高层次、高水准、高品味的中国油画作品,我们应该有充分的信心,让未来中国油画艺术的高峰也就应该是未来世界油画艺术中的一座高峰。

我们生活在今天的中国油画家,应当庆幸自己正处于这样一个大激荡、大变革、大发展的时代之中,我们国家正在进行民族复兴的宏伟大业,国家需要我们为此做出贡献,今天的世界也需要我们发挥出民族的大智慧、大作为。有人说,新时期是出才子的时期,而不是出大家的时期,我觉得新时期的过去可能是这样,但是新时期的未来才子们应当成长为大家,历史给予了我们这样的条件,历史也给予了我们这样的机遇。让我们以坚强的信念与无比的热情在这块充满活力的土地上,以我们的画笔创造出使我们的民族感到自豪,能够为世界画坛增光添彩的作品吧。油画艺术在中国必定大有作为!油画家朋友们,让我们再接再厉为实现中国油画的艺术目标而努力前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