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的民族色彩问题

阅读:77发布于:2009-08-07 13:22 作者:中国油画学会

民族色彩、民族特色,不仅是油画艺术要讨论的课题,而且是中国其他艺术门类要讨论的课题。这个问题在油画领域内更为重要,是因为油画这一艺术门类是从欧洲传到中国来的,且在中国扎根的时间还不长。我们面临两方面的难题:一方面要认真认识和掌握这门艺术的精髓,画出有学院专业水平、为世界所赞叹的油画来;另一方面又要探索如何在这外来的画种和表现样式中,自然地融进中国民族的因素,使它成为具有中国民族特色、为中国人民所喜闻乐见的艺术语言。艺术中的民族色彩或民族特色,不是可有可无的,它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时代,以至一个画家艺术创造成熟的标志。我们经常说,我们的艺术要具有民族特色,要有时代性(或现代感),还要有个性。前几年,我们提出过艺术民族化和油画民族化的口号。至今,我们还是主张艺术要民族化,这是指艺术的整体面貌而言。具体到油画艺术,是不是要提油画民族化的口号,油画界是有争议的。主张油画民族化的人强调民族化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方向,要使外来的油画为我国人民接受和欣赏,必须要经过适当的改造,化为民族的东西。不主张油画民族化口号的人认为,油画是世界性的语言,不是一个民族的,中国人画油画,自然会赋予它以中华民族文化的风韵。在西方的油画技术和语言尚未充分为中国人掌握之前,提油画民族化的口号可能会使油画实践走上狭隘的道路,其结果可能四不像,既不是纯正的油画,又不是民族的艺术。应该说,这完全是学术范畴之内不同意见的争论。这两种意见在本质上并不完全相互排斥,因为主张油画民族化口号的人,并不反对首先要充分掌握欧洲油画语言的特长和技能;不主张这个口号的人,也不反对中国的油画要具有民族的色彩。不过我个人认为,对我们来说,油画民族化是个长远的、终极的目标,需要有长期的摸索和探讨过程,目前还是以提油画的民族色彩为好,就习惯用语来讲,我们很难说某个画派或某个画家的油画创造已经民族化了,但可以说已经具有民族色彩或民族特色了。

 民族特色、现代感和个性,是我们对艺术的一般要求。在这三点中,个性最为重要。因为民族特色和现代感,是要通过鲜明、独特的个性来体现的。只有对民族感情和时代脉搏有真切、深刻体验的画家,才能创造出好作品来。由此说来;民族色彩也好,时代性也好,最重要的是艺术家主体对客体的体验和感受的一种物化形态。这样就涉及到一个问题:什么是艺术和油画的民族色彩?我认为,民族色彩既是内容的,又是形式的,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民族色彩中最重要的是民族的精神内涵,即民族精神和民族气质。具体地说,中国当代艺术中的民族精神就是当代中国人对本民族和人类命运的关注,对历史和当代社会的深刻思考,对本民族人民和土地的热爱。当代中国人的思想、感情、愿望和要求,用艺术手段较圆满地表现出来,必然构成作品的精神内容。所谓较完满的表现,就是用地道的艺术手段,用恰当的表达方式。中国艺术,包括中国油画,面对的是广大的中国观众,背靠的是有几千年文化艺术积累的民族传统,必然要思考和研究如何具有民族气派这个问题。具体到油画艺术,就是要在充分发挥油画语言特性和特长的条件下,努力融进某些民族艺术的美术观念和表现手段,使油画语言更加丰富,更为适合中国观众的审美要求和欣赏习惯,从而也为世界性的油画语言的革新做出自己的贡献。

 有人认为,艺术中的民族特点、民族色彩不必强调,因为一个民族的画家只要拿起画笔必然流露出的是中国人的感情,因为他的血管里流着的是中国人的血。还有人说,在西方现代美学和现代艺术学中,早就不提艺术的民族性和民族特色了,我们不必再讨论已经过时的课题。对此,我的看法是,民族特色确实是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的,不是做出来的。但作为创作者,自觉地追求艺术语言的民族色彩,或者把绘画语言的民族特色作为自己思考的课题,会使自己的创作实践更切合实际,更有目的性,使自己的表达语言更有特色。至于对中国油画来说,整体面貌有无民族色彩,则关系到中国油画在世界艺坛的地位和贡献这样一个大问题。

 欧洲和美国的一些现代学者,确实不愿提艺术民族性或民族特色的口号。其原因有二:其一,是自本世纪初欧美推行现代主义运动以来,前卫的理论家们和实践家们极力推崇艺术国际化的运动。到50年代抽象主义盛行时,艺术国际化的口号甚嚣尘上,似乎全世界都要流行抽象主义风格。但事实如何呢?现代主义或抽象主义的国际化,仅仅是西方某些人的梦想。现代主义发展到后现代主义,进入70年代至80年代以来,随着抽象主义在西方走向衰微,人们对艺术语言国际化的理论便越来越提出质疑了。人们从现代主义运动演变的历史经验中,逐渐认识到,世界的艺术是多声调的大合唱,不是同声同调的大合唱。不可设想,在世界范围内的任何时代,不同民族或不同地区,都唱同一个声调,都推行同一种风格。那是何等的单调和枯燥!民族性、民族特色之所以被欧美后现代主义艺术理论重新提起,并且付诸于实践,给我们一个重要的启示:在发展我国现代艺术(包括现代油画)的过程中,注意探讨民族性和民族特色是及时和重要的。欧洲艺术在历史上产生过意大利画派、法国画派、德国画派、尼德兰画派、西班牙画派等,但自进入20世纪以来,随着欧洲(尤其是西欧)各国经济的一体化趋势和文化艺术的频繁交流,民族和国家的界限逐渐减弱、淡化,加之推行超越国家和民族的现代主义运动,在欧洲各国似乎很难产生类似历史上的那些民族画派了。因此,他们对艺术的民族性、民族特色这一课题的兴趣也就大大地减弱。美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文化艺术颇受欧洲的影响。美国标榜本国的现代艺术为国际潮流,含有文化扩张的因素,他们同样在理论上对艺术的民族特色这一提法不屑一顾。那么是不是就可以说,西欧和美国的一些真正有价值的现代艺术流派就不具备国家、民族和地方的色彩呢?不,不能这样说。事实上西欧和美国的一些真正能在历史上站得住脚的画派仍然具有鲜明的民族或地方色彩。例如,现在在世界上有相当影响的新表现主义绘画,它之所以被推崇,除了较深刻地反映了现代西方人的内心体验外,还和有深厚的德国民族文化背景有密切的关系。这一派别的杰出代表安瑟姆基弗(An-seim Kiefer)具有深刻的悲剧意识和感情体验,他主要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事件中汲取,这种思考和感情与后工业化人们的社会和文化危机意识相呼应,相吻合。在绘画表现手段上,基弗吸收了自丢勒、格吕瓦尔德到表现主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绘画的经验,十分注意绘画语言写实与写意、具象与抽象,绘画语言有鲜明的时代感和强烈的表现力。因此我们说新表现主义及其代表基弗的艺术有德国的民族特色,是符合实际状况的。也许,正是这民族特色,使这一派的艺术在国际艺坛更为引人注目,更具有世界意义。美国50年代的抽象表现主义推出了它的代表人物波洛克。正是波洛克在艺术作品中出色地表现了美国人的首创精神和探险勇气,也是他,从美国西部印第安民族沙画中引进了新的创作手段,发明了他特有的“滴流法”,综合了抽象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创造成果。我们说抽象表现主义绘画具有现代美国民族的特色,也不是言过其实的。

 也许有人由上述事实引出另外的结论,那就是,既然欧美画界不提民族特色的口号而能自然涌现出有世界意义的画派,那么我们提出这样的理论课题不是多余了吗?我的回答是并不多余,相反,非常必要。这是因为,我们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面临经济实力大大超过我们的西方世界,容易产生错觉和误解,似乎我们的文学艺术也矮人一等,容易产生文化自卑感和全盘西化的情绪。在油画领域,青年人容易为西方的各种现代流派所迷惑甚至被它牵着鼻子走。加上我前面已经说到的,我们是有深厚文化传统的国家,我们在引进外来画派时,不注意适当融合民族主义的因素,就油画整体面貌而言,是不可想象的,在世界艺坛中,也很难确立自己的位置。

 在追求艺术民族色彩的过程中,常常出现一些误解和偏向。第一种误解和偏向,是认为民族色彩就是用中国传统的画法来画油画,不考虑、不研究油画首先是一种有特定性能的艺术语汇,必须首先掌握油画的基本功,掌握它的基本技巧。这种误解造成的后果将是在没有掌握欧洲油画基本功的情况下,奢望用中国传统的绘画来改善或改造油画。应该说,这不是什么油画的民族色彩,而是油画语言的歪曲和破坏。第二种误解和偏向,是把油画的民族色彩简单地理解为形式问题,以为在油画表现中,添加些诸如水墨画的笔触,传统的勾线或民间艺术的色调,就具有民族色彩了。诚然,民族色彩包括形式因素以及技法因素在内,因为表达方式是构成艺术作品民族特色、现代感和体现个性的必不可少的因素。但是,如果这些形式因素以及技法因素不与作品的内在精神内容相吻合,或者,不是首先从内容出发,而是首先考虑形式技法因素,那么就是避重就轻、舍本取末了。第三种误解和偏向,是把民族色彩误解为在油画中表现少数民族奇特的风情和装饰。民族风情包括民族装饰因素,表现出力和美的来的,也是构成民族特色的成分。但是如果这些民族风情和装饰仅仅是外加物,是外在的标志,就不可能体现真正的民族精神内涵,而只能满足人们猎奇心理的需要,只能予人以表面的视觉刺激。

 除了澄清一些认识之外,还要研究当前的艺术倾向在这个问题上的干扰。某个时期的不良倾向,可能影响对真正民族色彩的追求。就当前来说,商品化的趋势所造成的某些情况,值得我们注意。虽然艺术品走向市场的大趋势是不可避免和不可逆转的,它对艺术发展的积极作用也不可忽视。商品化的局面促使油画中出现了几种值得我们注意的倾向,这主要是伪古典主义、伪浪漫主义和伪民族风情。有人说,还有伪现代主义。是的,也有伪现代主义,不过伪现代主义目前和商品化的关系还不大。而所谓的古典、浪漫、民族民俗的风格却普遍存在。本来,画古典主义画风、浪漫主义画风和少数民族风情,是很正常的情况,无可指责。为什么说它们是“伪”呢?因为画这些画风的作者只瞄着商业市场的需求,不注意艺术质量。来自海外的一些商业化画廊热衷搜罗这类画风的作品,提供给艺术鉴赏趣味不高的市民家庭做装饰布置用。一些希望出售作品的作者便取悦这些顾客。由于古典主义,学院式的写实画受现代主义运动的冲击在西方处于衰微状态,中国的写实画受到海外的青睐,不是坏事,且对于中国写实主义油画的发展是有利的。中国油画语言的现代化,应该在两个层面上努力:在古典领域内补课,使中国油画艺术精益求精;在现代领域内吸收现代主义观念和实践的积极成果,使中国油画跳动时代的节奏。严肃认真地从事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和民族风情的写实画创造,应该得到鼓励和支持。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被扣上“伪”的帽子。有人说,油画是欧洲传来的,中国人不论怎么画,都有“伪”的烙印。我觉得这种说法不恰当。我们说有些画风有“伪”的特点,不是因为这些画的技巧、技术不成熟,油画语言不精到,而是说这些画所体现的感情不真诚,画古典画风,不掌握古典画风的精髓??理性精神;画浪漫主义,不掌握浪漫主义的精神??激越、热烈的感情;画少数民族的风俗人情,没有对少数民族及其风俗人情有深刻的理解和真诚的爱,只画表面的现象。正是缺乏艺术中最宝贵的真诚,我们才称这些作品是“伪”的。如何克服油画中这些“伪”的倾向?看来提高油画家的素质是最重要的。这素质包括作为画家的人品及应该具有的文化艺术修养,还包括健康的、正常的创作心态。画家应该研究市场的需求,并适当地从中获取再生产的资金,但这种需求应该建立在保持画家主体尊严的基础之上。对于市场,我主张画家有选择地给予。有人说,在商品社会,艺术品就是商品,并且只有商品的品格,只要市场需要,就应该全部满足,不应该选择地给予。这些人忘记在任何时候艺术品都有双重属性??艺术性和商品性,艺术性是第一位的,商品性是从属的,即使在商品社会也不例外。否则,艺术品的质量就会大大地削弱,艺术家就会沦为操作的匠人和艺师,艺术的想像力、创造性和创新精神就会逐渐泯灭。看来,在艺术商品化大潮袭来的时候,我们艺术家应该保持清醒的意识,不受金钱的诱惑。否则,什么民族特色、时代特色和个性特色,都是一句空话。

 除了艺术家本身的努力之外,政府部门和社会有关文化事业单位也应该做出努力,创造一种氛围,促进艺术的健康发展。展览会是艺术家展示作品的重要场所,坚持不懈地举办学术层次高的展览会,是制衡艺术商品化的重要措施。这样的展览会着眼于作品的学术和艺术价值,有强大的吸引力和重要的社会影响。例如这次“中国油画年展”,把办展的宗旨确定为“为油画家创造一个良好的学术环境,鼓励油画家在新形势下进行严肃的创作和探索,把握住正确的创作方向,及时展示油画艺术的新成就”,其意义是不言而喻的。事实证明,这一宗旨已经起到重要的效果。油画界流行的某些不良倾向不能说对这个展览的作品没有一点影响,但总体面貌是很好的,不乏佳作,代表了当前我国油画的发展水平。

 在结合“中国油画年展”探讨我国油画民族色彩的课题时,我想特别强调地指出,在艺术中体现人民思想、感情和愿望的方式,应该是多样、丰富的,不应该作狭隘的理解。可通过直接表现历史和现实中的人物、事件,用具象的艺术样式加以体现,也可以侧重用艺术语言本身的力量来加以体现,后一种表现方式不以题材取胜,也不一定用写实的语言,而主要凭借艺术语言的力量。在当下艺术界,鉴于直接表现历史和现实生活的绘画创作所具有的难度,鉴于这类创作于社会有直接的推动作用,应该鼓励和提倡。但与此同时,对于那些侧重于提炼和完善艺术语言的创作,对于创新的艺术作品也应有足够的重视。当然,直接表现历史和现实生活的绘画同样必须具有与题材相适应的形式,否则会失之于干瘪的说教和无艺术感染力的图解。同样,侧重于用艺术语言来表现精神力量的艺术,也应具备最终能为人们所接受、所欣赏的品格,不应该一味追求艺术性、艺术形式而陷入唯艺术而艺术的陷阱。我们之所以要对具有试验性和探新精神的艺术采取鼓励的态度,因为绘画作为一门科学,它的语言的革新和完善,它的表现领域和手段的拓展,它的描绘手段的不断丰富,需要有勇气和探索精神的艺术家去努力拓宽。这一类探索性的艺术,不仅对艺术语言本身有促进和推动作用,而且以其生动活泼的创造精神对广大观众产生视觉和心理的作用,从而有助于社会的变革。我对这次油画年展中获奖的作品,特别是两件获金奖的作品是很欣赏的,也很理解评委会鼓励这些作品的良好心愿。李天元的《冶子》肖像,描绘了少女化妆时生动的神态,不仅肖像人物的姿势与众不同,抛掉了流行的八股的肖像模式,而且画面有意境,造型语言细致、含蓄、色彩雅静、甜润而不俗,显示出作者敏锐的艺术感染力和好的专业水平。在油画表现样式模式化和创作者的文化教养、专业能力普遍受到忽视的情况下,对《冶子》这样的作品给予奖赏是很有意义的。王怀庆的《大明风度》把中国书法和水墨画的黑白神韵、线的表现能力,机智和稳健地运用于油画,同时作者还巧妙地把具象和抽象、写实与构成熔于一炉。这幅画和他近几年同一风格的作品一样,是中国油画语言的一个突破。作者的创造精神是和我国社会改革开放的政策,和中国人民敢于和善于吸收外来文化的气魄和风度相一致的。毫无疑问,这两幅获得金奖的作品,从内容到形式,都是有民族色彩的。

 最后,我想指出,油画民族色彩的探索这一课题早就为我国油画界所重视。油画界的前辈尤其是徐悲鸿、林风眠、颜文梁、李瑞年、吕斯百、董希文、王式廓、吴冠中、罗工柳等人在这方面所作的努力,在他们之后詹建俊、靳尚谊、闻立鹏、高虹、何孔德以及陈丹青、罗中立、程丛林、何多苓等人的创造,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近年来不少青年画家(如刘晓东等人)的作品,也很值得我们注意。这是他们较熟练地掌握了油画语言,深入体验生活和从中国民族民间艺术中吸取养料的结果。我相信,经过画家们的不懈努力,具有中国民族色彩的油画,定会在世界艺坛上大放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