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见之诗 — 第三届中国油画风景作品展(2018)》


造物者之无尽藏

——2018“可见之诗”画展序

 

“可见之诗”,作为油画学会画展的主题,已经四届。依稀记得,第一届在北京,移至潍坊已历三届,此次又是新一届的开幕。记得几届的开幕均在春夏之间,陌花尽放,木叶茂盛,四方艺者相约而来,无远不至,渐成中国油画界一年一度的盛会。

潍坊系鲁东古城。头两回来,居城外新区,只一早一晚于郊城之界,施施而行。其隙之间,未见高山流水,不觉其山水有异态者。去年也是暮春初夏、脱去冬服之时,朋友相邀,夜访潍坊老城,却蓦然见到曲水流觞。古城灯光映在蜿蜒流河之中,满天星光,仿佛舟行江上,洼然若垤,尺寸千里,四望如一,仰见明月。方知鲁地亦有江南情致,其秀美重沓,灏气相俱。真可谓与造物者游,莫见其涯,未知其穷。

如是,方知万物之可见,恰在其时。易爻曰:大道五十,天演四九,遁去其一,是为变数。万象在前,百分之九十八按自然的规律运行,只有那个“一”,变化莫测,是为天机。如何把握这遁去的“一”,是所有智者让不可见成为可见的机微,是可见之诗的诗心所系。

绘画求诗意,不在景色之美,亦不在语藻之美,而在画者自家的胸臆。清人况周颐有言:吾观风雨,吾览江山,常觉风雨江山外有万不得已者在,此万不得已者,词心是也。何谓万不得已者,即非如此这般不可者也。《诗经·黍离》写那诗人见故墟之上,彼黍离离,由苗抽穗,由穗结实,而其心如摇、如醉、如噎,俱是不得已之至情至性也。今多少绘者潜入生活,扎根大地,求古今之变,竞天下之能,发诗意既于法度之中,又于豪放之外,正可在“可见之诗”的平台上相会相识,相知于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2018年3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