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冷军个展

阅读:264发布于:2011-04-14 00:00 作者:中国油画学会

17世纪,委拉斯凯兹创作了《宫娥》,在这幅作品中,“绘画现场”成为艺术家描绘的对象,画家本人、模特、旁观者都在“看与被看”的关系共存于画面。这幅作品被认为是打破了西方绘画“真实再现”的幻觉,进入另一种真实。进入21世纪,我们已经处于一个与委拉斯凯兹完全不同的时代——摄影、摄像让我们如此接近真实,但又似乎在日渐远离它。

作为一个善于以照相写实主义作品“游戏”视觉“真实”的艺术家,冷军此次展览展出的是他近年来作为一种日常创作方式的、描绘“写生现场”的系列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古典人物写生的模特不再是主角,“现场”本身成为了描绘对象,画面多层的观看关系、对场景速拍式的捕捉,使得作品不再拥有统一、纵深的视点,而变为散落的可以跳跃观看的不同视点。

冷军不认为这些作品与“真实性”讨论有所关联,这些被他称之为场景写生的作品,是他在“长期理性的创作”之外重新寻找绘画的激情与快乐的方式,他认为其实可以将它们“理解成一个高技术含量的绘画性娱乐,有如中国古人的琴棋书画或大趣大雅的文人的生活秀。” 这样的阐述很有趣:定期与友人聚集在一起画画,在速写式的创作方式中体味绘画语言中光影、色彩、构成等因素的变化,享受绘画性本身带来的乐趣——倒真与古代文人墨戏有了相似的意味。这种创作方式可以让他从理性的、实证的、与永恒“真实”较劲的写实主义立场中抽离出来,进入到明快的、感性的、游戏的、当下的现场,体会艺术之初的快乐。而这其实也是冷军常常乐于在绘画之外对其他各种媒介进行实验并获得灵感的原因。在观念盛行的当代艺术领域中,冷军执着于对绘画语言以及其他媒介语言的探索,这种执着是修行,亦是一种觉悟。
展览城市: 湖北 - 武汉
展览时间: 2011-04-11~2011-05-20
展览地点: 美术文献艺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