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油画需要建立自己的评价标准》

阅读:205发布于:2009-06-18 00:00 作者:中国油画学会

跨入新世纪,中国油画学会举办“20世纪中国油画展”后,召开了“中国油画学会全国工作会议”;今年4月由中国油画学会发起,并联合文化部艺术司、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等机构又召开了“中国油画与新世纪学术研讨会”。这几次学术活动旨在世纪之初,在宏观研究中国油画上个世纪成败得失的基础上,在“民族、时代、个性、创造”的旗帜下,把中国油画推进到一个新的高度。

在这些研讨会上,会议的组织者、理论家、艺术家、媒体工作者都认识到,作为外来艺术的油画,在中国土地上如何进一步发展,所涉及的已不仅仅是中国油画领域的问题,而是在当今世界经济一体化、信息全球化的背景下,寻求民族文化多元发展格局中,中国文化的定位和中国文化的标准问题。

就中国油画而言,改革开放后国门洞开,西方的生活理念和艺术思潮不断涌入,油画家走出去、引进来,随着东西方文化艺术交流的增强,大大扩展了艺术视野,更新了艺术观念,丰富了油画艺术的表现力。油画界在80年代中就提出了“创建具有中国特色、时代精神和个性特征的中国油画”的发展方向;90年代中根据当时发展的状况,又提出了现阶段要以:“真诚心态、关注现实、民族精神、多样探索”为指导方针。20几年来,中国油画通过宏观提倡和大量的展览和学术活动,通过油画家们身处社会巨变思索生活的感受和不断吸收国内外优秀文化传统,在创作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发展。在不断的求索中,中国的油画艺术已经从封闭的一统天下中得到解脱,从千军万马走独木桥的状态下获得新生,开创了一个自由广阔的天地。

可是,随着西方现代和后现代艺术思潮的冲击,随着西方世界以强势经济推行自己的价值观念和文化理念,一些中国油画家处在新旧价值观、新旧思维方式和文化观念的激烈碰撞中,在艺术实践上陷入了困惑和迷茫。

的确,当今西方的艺术似乎缤纷多彩,形式和观念不断更替,艺术边界不断拓展。观念艺术、行为艺术、装置艺术、视像艺术、传媒艺术……层出不穷,盛行几百年的架上绘画被挤到边缘位置,甚至油画亦已成为落后的代名词。求新求变,成为新的时尚,加上各种名目的国际大展和媒体大战炒作的效应,在有些油画人的心目中似乎造成了这么一种错觉。跟随着西方艺术的变幻,就会走向世界、走向成功。事实上,尽管有一些中国油画家追随西方走出了国门,在某些展览中取得了渴望的效应,但是否就是体现了艺术的进步呢?值得我们去思考。

随着对西方文化和艺术的了解,我们越来越认识到当代西方艺术的状况,在艺术受媒体和艺术机构左右,以经济利益驱动进行炒作所形成的“繁荣”后面,实际上还蕴涵着西方哲学某种理论的支持。随着绘画艺术各构成要素,不断被西方哲学思想演进形成的新观念所解构,艺术似乎距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逼近或越来越疏远,甚至越来越令人费解。然而在这喧闹的表象下,其实有其内在的评价标准。因此中国的艺术家想要得到西方艺术界的肯定,也必定要亦步亦趋地按照他们的思维方式和评价标准去思考和创作,否则难以得到认可。诚然,作为艺术家个人什么样的价值取向,无可厚非。然而作为一个民族文化的整体,这未必是一条正确的艺术之路,由于历史背景不同、地域人文各异,很难在心灵深处与另一种文化取得共鸣。即使模仿得惟妙惟肖,也只能成为西方艺术的翻版。正如日本一家美术刊物主编所说“日本很早就是一个开放的国家,曾走过很长一段西化的路,但后来我们发现跟在西方后面是不会被他们所承认的,终于醒悟到必须树立自己民族的形象,才能获得平等对话的权利。”联想起前几年在日本运用经济力量,通过出版、展览和收藏来提倡“日本主义”,树立本国艺术评价观的现象,看来这种说法亦不仅仅是他个人或几个人的感悟,日本文化人的思索值得我们思考。

油画固然是从西方引进的艺术,但经过在中国民族土壤中百年的吸收融会,已经成为了中国当代文化的重要部分;已经在内容和形式上和西方油画有了很大的不同;已经和中国当代社会生活、人文理念、审美情趣水乳交融。尽管中国的油画艺术作为一种国际通用的艺术语言,还将在未来的发展中继续与世界其他民族进行交流、吸收和融会有益的外来因素,但,从本质意义上说,它必将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沿着中国当代文化发展的轨迹向前推进,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油画难道永远还要步西方艺术的后尘去做他们永久的学生?中国油画的标准难道还要通过西方艺术世界来认定?中国艺术之源难道还要迎合西方的艺术之流?这一问题在今天是应该令我们认真思索了!

在当今中国,特别是加入WTO以后,各行各业都在研究怎样和世界接轨,我认为艺术乃至于整个文化是不同于科技、工商的。文化是一个国家精神的象征。它是民族历史、民族心理、审美情趣、乃至包括民族地域特点在内的世代相传的血脉。民族的文化就是民族存在、兴旺、强盛的象征。在全球经济和各行各业寻求一体化和标准化的当今世界,必须避免强势文化向弱势文化侵入,必须防止已经在发生着的文化趋同化的现象继续蔓延。应该看到随着当今世界激烈的经济竞争必然导致文化地位的竞争,而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是他们在世界赖以生存和独立的根本。所以努力发展各民族文化使世界呈现多元色彩是我们明智的选择。

由此,我认为文化是不能提倡接轨的,东方和西方,各民族、各国家,谁接谁的轨?是中国的曹雪芹接法国巴尔扎克的轨?还是西班牙的毕加索接中国的齐白石的轨……毫无疑义,他们同样是世界艺术王国的辉煌人物,他们的作品同样是世界文化宝库的璀璨明珠。世界因他们而丰富多彩。可见,文化只有提倡差异性和多元性,发挥民族和个人的创造精神,才会有世界文化的斑斓色彩。

我们不提倡文化接轨,并不意味着我们不提倡各民族间的文化交流与借鉴,相反,任何优秀的艺术作品都具有超越地域时空局限的普遍的审美价值而成为人类共享的精神财富。我们反对的只是一味追随外来文化,把外来艺术的流行模式和标准当作评价我们自己文化标准的后殖民主义文化心态。发展中国的油画艺术,必须立足于中国文化的基点和社会价值体系,融会世界各民族文化的精华,提出和创立自己的评价标准,探索出中国油画自己的发展道路,从而自立于世界艺术之林。

应该说,艺术是没有一个绝对标准的,绝对的标准只会影响艺术的创造精神;同时艺术也绝对不是没有标准的,正像中国有句古训:无规矩则不成方圆。没有标准也就无价值可言。评判艺术品的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应该有一个相对的标准。当然就是相对的标准也要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人们审美情趣的变化而改变。那么究竟中国油画的评价标准是什么?中国油画在当代世界文化中的位置是什么?这正是我们今天文化界的领导、艺术家、理论家所要探讨的;也是我们当今所要面对的重要课题。

今天,我们之所以要提出创立中国自己的艺术标准的问题,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是一个具有5000年文明,并曾经创造过辉煌文化的民族;也不仅仅是因为中国油画在近年来的飞速发展中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更重要的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发展为文化的发展奠定了雄厚的基础,使中国人民在经历了多年的精神压抑后又获得了一种民族的自信,同时,也因为中国是一个历经沧桑的民族,这种种的磨难会使中国人民富有更深刻的情感和对生活更深邃的感悟力,而这些正是我们民族的财富和艺术创作的不竭源泉。现在是应该在当今世界体现出中华民族文化艺术对人类社会发展具有不可忽视的价值的时候了。

的确,我们曾经为我们的贫穷而自卑;但我们不应该为我们的文化而自卑。正如今日的俄罗斯,他们经历着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剧烈变更,满街跑的是破旧的“拉达”,环境和市场已不再光彩夺目,人们还不时流露出某种忧郁的神情,但当站在他们辉煌的艺术博物馆和大剧院中,你会情不自禁被他们的艺术家充满民族气质的不朽创造业绩所感动,在内心燃起崇敬之情,你会认为俄罗斯是一个优秀的民族,是一个不可战胜的民族。我们也应该为中国的优秀文化传统而自豪,我们更应该为创造无愧于我们新时代的崭新文化而努力。

长久以来我们经常说中国油画要走向世界,我认为中国油画走向世界并不是让更多的油画家被西方的策展人所承认,而应该是中国的油画在整体上形成一种强大的阵势和不可替代的独特风貌,使世界艺坛因为中国油画的存在而更具魅力,因为缺少中国油画的存在而显得缺少彩色。当中国的艺术评价体系被世界所承认的时候,才可以说中国油画走向了世界。

在几代油画家的努力下,中国油画已创建了自己的面貌,我们一代接一代地奋力攀登艺术的高峰,当我们站在老一代油画家的肩头、又为新一代油画家铺路的时候,当我们站在中国油画事业的高度展望未来的时候,我们深切地感到,中国油画家们在顽强地走着民族艺术的创新之路,他们自觉不自觉地汇入了这个洪流?为民族的文化和民族的振兴而献出毕生的精力。我们每个人都在体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并正在通过自己创造的艺术价值来体现自己民族的文化价值。

邓小平提出要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江泽民关于“三个代表”的思想中,提出要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中国的文化人在一个世纪中一直孜孜以求的是走出继承优秀传统和吸收外来文化的创新之路;可见中国的领袖和中国的有识之士也早已认识到中国作为一个具有悠久文化历史和强大影响力的民族,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强势文化向弱势文化侵入的当今世界,一定要有中国文化自己的价值标准。

中国油画已经到了建立自己评价体系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