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油画发展现状的思考》

阅读:208发布于:2009-06-22 00:00 作者:中国油画学会

油画艺术在中图经过近百年的艰辛引进和长期的发展,特别是新时期以来的几十年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这是20世纪中国当代文化构建中的一个重要历史现象,值得我们很好地研究。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油画作为外来艺术自从立足于中国的第一天起,它就处在了东西方两种不同文化的矛盾之中,再加上两种不同文化中又共同存在自‘传统与现代的对立和融通,形成了古今中外错综复杂的状态,将使得处在这一交汇点上的中国油画家付出更为艰辛的努力,以达到在吸收西方文化精华的同时能够与我国优秀文化传统相结合,在融合两种文化传统的同时又能适应我国当今时代发展的需要。最近中国油画学会成立后,正在开展一系列的学术活动。以把中国油画的水平推向新的高度。前不久为筹备首届“中国油画学会展”曾专门召开了有关油画创作现状的研讨会,这里我把个人的认识和讨论中涉及的问题,谈几点看法:
一、关于时代性和精神性

不论中国还是世界,怎样认识20世纪末到2l世纪油画的发展趋势,以及在世界格局中中国油画应占有什么位置,从现在到世纪末都将会不间断地讨论和反思,各种意见的焦点,就是探求艺术如何再继续向前走的问题。了解这个背景对中国油画的发展非常有益。我们同西方有共同之处,都是经过社会的变革而进入高科技时代,人们需求多元化,不同的是我们中国从经济、科技发展,生活观念和西方相比还有一定差距,最大的区别是中国和西方分属完全不同的两大文化体系。我们的体系是两干多年一贯延续下来的,而欧洲的文化中断了一个时期直到十四五世纪才再次兴起,这使中国的文化艺术具有非常独特的价值和深厚的传统,我们就在这两大背景之下寻求自身的进步。

西方搞现代主义已有100年,他们正在总结反思,中国也要进入现代化,而社会情况独特,文化传统更不一样。现在探讨2l世纪油画的发展趋势,从较宏观地对比世界文化发展的现状来思考我们的油画应如何发展,以及所面临的许多学术课题,将具有文化的历史价值。
回顾80年代以来我国油画经历的各个阶段,直到今天我们针对性地提出油画创作的时代精神和民族精神等问题,其背后都有一种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历史的逻辑力量在起作用。油画在西方十分发达的情况和在东方的发展不一样。我们在认识上应从宏观的角度,找到它的合理性和今后发展的可能性,特别是艺术的本质问题,有哪些是带有永久性的课题或是有存在的价值,从而提出中国油画发展链条中当前这个环节应着重解决的问题。

从中国油画的大格局来说,今后的发展要有主线,否则像目前表现出来的各种样式,大部分移植味道很浓,或内容浅显。多少年来我们就是要求一张画要有自己的东西,有一定的艺术深度,呼唤力作的产生。在现有条件下,油画艺术创作在心态上应是真诚严肃的审美创造,或创造的追求;在形式技巧上不倦地探索;在现实的反映和人生精神境界上充实与开拓;在作为一种对世界的文化阐释与批判方面深入发掘。另一方面,我们所提出的体现精神性和时代性不光是内容意义上的,而是包括视觉感受的所有东两。作为画家,我们是从事视觉艺术创作的艺术家,观察我们生存的时代,研究新时代所给予的新视觉现象和新材料,是我们创作新的视觉语音取之不尽的源泉,这是中国当代油画家所担负的义不容辞的重任。今天,市场经济带动起来的流行文化现象不可避免,就趋向来说属于新兴的小市民口味的泛滥。反映在美术上,就是以所谓“古典”、“乡土”、“民族传统”、“写实”的面目出现,貌似正统实则有如“假面舞会”一般!现在某些作品的精品意识及多样化有余,缺乏时代性、精神性。从作品看不少画家或是没有精神,或是精神不知道归向哪里。我们都知道精神是感情的体现,更重要的是画家注入艺术作品的感情,在某种意义上无感情则无精神。

现代主义刚出现时,属于新思想,精神和形式的探索结合较好。但发展到后来,专门找形式的变化而失去了精神依托,就走向了另一端。从表面看,目前几乎所有风格都趋向于完美,而其中的精神因素、情绪因素却在淡化。应该说艺术发展的核心就是新的思想和新的精神,就如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把中世纪宗教的冷冰冰的东两变成有人的情感,其他如伦勃朗、库尔贝、米勒、凡?高……等所体现社会的新思想,艺术家就是因为具有这样的敏感,所以是了不起的。

可能当时他们对社会和人的心灵的敏感会是不自觉的,但内心的躁动,把想表现的情感找到一种形式来表现却是根本的。如果没有这个为形式而形式,为个性而个性,又怎么能有不同的个性呢?必然会淡而无味,问题是现在有一些画家,关注的面很窄,境界很小、很弱,蓬勃有力的精神较少,这是值得注意的。在发展我国油画事业方面,青年艺术家是一支极有潜力的力量,但是他们中有些人缺乏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了解,对于西方各种艺术思潮缺乏辨别能力。目前在部分青年中存在的倾向是,时代??现代,现代??西方,这种观念是影响中国油画发展的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在现实生活中,精神性表现在多个方面,而因角度不同对精神的理解也不一样。每个国家都有着自己的棘手的问题,每个时代,都有不少人处在极不顺当的生活中,经历了种种苦难。我们也看到在一些悲剧作品中,人世间一切痛苦似乎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但优秀的作品往往更会从中反思出一种非常积极的精神,给人以力量,中国历史上也不乏“身处逆境而有大成”的例子。再则,能否产生优秀艺术品与社会经济是否富裕、社会是否平安并不成正比。古代的司马迁、近代的曹雪芹都有其不行经历,包括写二胡独奏曲的流浪艺人瞎子阿炳,类型不同但都创造了人类不朽的精神财富。另外,精神性的范围极为广泛,更有境界高低之分,这与个人的理想、修养、品格有关,当前我国社会在剧烈变革中前进,因此,作为我们的社会责任特别需要提倡积极向上和崇高的精神追求。

目前大多数油画家注重了形式探索,对形式的研究和探索值得重视,其目的更好的体现某种精神力量。如果我们的艺术表现语言丰富了,而所要表现的主体精神却失去了,这就值得我们注意。从油画发展的状态看,我感到当前特别需要一些比较成熟的画家,创作是一批有深度的作品,通过交流促使中国油画向深层次发展。

二、关于民族精神

中国油画作为整体,它在关注什么?或以一个什么势态走向新世纪,这是大家所关切的。当今,中国油画家面临着一个历史性任务,即油画作为西方文化的载体,它在数百年的发展中所体现的西方文化,生活观念与它本身的内容和形式的糅合是十分谐调和密不可分的,这包括印象派之后各种流派以及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等都在西方人文背景的特定条件下形成和发展的。油画作为外来艺术引进中国,要使它成为当代中国文化的有机部分,势必要使油画艺术从内容到形式发生变化,才能真正在中国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前100年我们主要是以学习为主的引进阶段(包括引进过程中的某些创造),现在面对新世纪,我们这一代艺术家应该努力完成把属于西方文化载体的油画,转变成中国文化载体的历史性过渡,这种新载体,应该融汇西方油画的精华和中国传统的优秀文化而独具风貌,使属于东方文明范畴的中国学派的油画艺术,与西方文化形成对峙和互补,从而在世界艺坛上确立其应有的位置,为人类文化做出贡献。

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中国油画走向世界的标志,不是个别画家的作品被选入国际上的什么展览或参加了什么活动。从当前实际情况看,西方艺术团体通过某种渠道吸收中国的作品参展原由是多方面的,有些纯属政治因索,某些作品表达了某种不同政见,有的属于新闻猎奇效应,或符合西方国家展览主持人的口味,固然其中也有不少作品达到了相当的艺术水平。但中国油画作为整体要真正具备独立的存在价值,还在于我们应有着国际艺坛所不能替代的面貌,只有到了这时我们才可理直气壮地认为中国油画已真正走向了世界。在这过程中尤其需要当代中国油画家具有较高的中国优秀文化传统修养和民族自信心。长期以来为了掌握这门艺术,我们的油画家对两方艺术的了解深入程度这是必要的,比对本土文化的了解还要多。因此,在走向新世纪建立中国油画学派的探索过程中,应鼓励他们努力提高其本身的中国文化素养,关注中国当代的社会现实,提倡成为学者型画家。

油画是在西方特有的人文背景下形成和发展的,与西方人的思维、哲学以及生活观念的糅合十分谐调,那么西方的工具及技术与中国的现实和人之间,自然感觉和心理等因索,这两个自成体系的文化糅合在一起所产生出来的现象等都十分值得我们深入研究,例如建筑,中国几千年来建立了十分特别而又完备的体系,今后又如何与符合现代人的居住生活需要相适应?一种是结合大屋顶形式,较好的例子是早先的协和医院、北京图书馆,后来的中国美术馆、民族宫、曲阜阙里宾馆。另一种是根据现代体系的方匣子的结构,不用大屋顶了,看似与中国的传统结合较难,但这种,实验在日本有些地方做得比较好。把东方文化通过纹样,一些结构形式及总体文化气息的营造来体现也很好。这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过程,我们的油画也同样面临这样一个过程,也正因艰难才很有意思。

这方面近百年来特别是20年代有不少人在探索,五六十年代包括董希文、王式廓等都住研究,现在需要在他们的基础上发展,这种探索应是内在的结合和很自然地渗透出来的,而不是表面做出来的,当然最后也必须是油画才行。例如,我们看到的现代西方艺术的平面感,也不是简单用线与平面就可以的,而要把明暗力度、色彩的表现性结合起来,总之,这方面的探索若搞好了意义很大,将来世界上出大师就会是在中国。

宏观看来,东西方两种文化是在相对封闭而完全不同的环境下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它们间不同的特点与风采形成了世界文化的丰富性和互补性,从文化史角度看,当这二种文化各自向对方作不完全吸收而起互补作用时,都能得到丰富和发展。而当一方拜倒或向另一方作完全吸收而同化时,则会丧失自我而导致衰落。因此,我们需要构建现代中国油画自身发展的机制和焕发东方审美意识。例如,我们常讲的“接轨”的问题,艺术和政治、经济不必“接轨”。艺术的片要目标不应是为了迎合市场赶时髦,而是建立或寻找自己的个性。直到有一天,让世界感受到你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缺了你就不完全。是世界需要我们,还是我们需要世界?其实大家应该互相需要。只有这样,才真的拥有了独特的价值。当前,为了我们艺术发展的自身需要,固然需要了解西方艺术的现状和趋向,但大格局中似不应把西方的标准作为我们的标准,如把西方文化的标准作为评论中国文化的标准无异是自寻绝路,更何况文化是讲究个性、多样性和互补性,文化上的互补才能产生新的火花和思路,产生新文化。

三、关于真诚地关注现实与深入地艺术探索

新时期以来,在大家对中国油画每个关键阶段的创作趋向有了共识之后,往往又会产生一些走偏现象。应该说每个阶段都在进步,但都伴随着一些负面。例如,强调创作个性,它本应是自然形成的,但有人找不到,又要故意制造“个性”,就产生于虚假化;而风格多样化当中又有一些表面化,强调了多元化又出现了模仿化,以及伴随民族化中显现的形式化、精品化中的造作化和商业化,这都是心态不真诚的结果。因此我们应该发扬我们进步当中积极的一面,努力克服负面,使油画创作得到健康发展,应该像吴冠中先生所说的“摘掉面具”,真诚地展示本来面目其实是最美的。

我们知道艺术中最重要的是情感问题。就绘画而言,最形容不了的、最说不出来但又能让人感觉到的东西是什么?是情感,是心灵的东西。艺术家的价值在于提供个人的生活经验,以此来丰富我们这个世界,来增加一些未曾有的,或者不平凡的东西,这样的画家、作品才有价值,才能被人意识到他的存在。的确现实中国的艺术家无论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自己的专业中都面对着众多的矛盾和难题,精神上和物质上都承受着不小的压力,同时也面对多种诱惑。这在一定意义上说也是一种好事,因为这种特殊条件可以把一批人锻造并筛选出来。他们在复杂的现实生活中具有历史洞察力,始终保持住自己的使命感,在奋斗中不断焕发出对事业的信心和热情,要靠这样一些人创作出一批优秀作品,把中国油画推向新的阶段。

徐悲鸿、林风眠那个时代也有腐败现象,不还是有一批真正的精英人物,他们就有一定的认识,有一种自信,虽然只是少数。中国在50年代时曾有一些时代的优秀人物(包括那时西方的毕加索也有一种精神追求),有一种明快而有力最的可贵的情绪,现在我们就是要唤起这种东西,要看到今天的现实已不是80年代初,总的说来中国人自信多了,也比较清楚了。出国的人都在往回跑,这只是刚开始,而艺术方面总体上也是这样。

可以说,当前中国美术包括油画在内已进入了一个关键的转折期。国外美术同行参观中国画展时,有一个大致相同的感受,那就是中国画家心理负担太重,技术痕迹过重,画得很累,不够自如。与这种技术主义倾向相对的精神内涵的欠缺,缺少激动人心的力量,感情的因素太少了。我们虽然应该重视语言,但语言本身只是手段并非目的,语言最终要表达画家对生活、对时代的看法、感受与体验。这就涉及画家的心态问题,更涉及一个根本性的问题:艺术到底为了什么?艺术发展到世纪末的今天,似乎达到了某种极致,许多原本清晰的东西模糊起来了。西方美术评论家基于新的艺术现实提出了这个似乎老而又老的问题,但实际上却有极强的针对性。艺术发展到了今天,它的出发点反而迷失了。所以国外一些评论家、画家渴望在东西方文化的相异和碰撞中,找到新的生长点。于是他们来到东方,来到中国寻找那种能重新激发他们灵感的东西,但结果令人失望:我们的独特性太少,他们总是看到与他们的文化相似的东西。

油画作为一种文化的学术研究,当前我们在再现民族精神、人文精神,吸收外来文化的形式,或是结合中国国情来再现当代中国人的精神状态等方面讨论得比较多,但另一方面从油画艺术本身的状态及研究则需加强。从近几年的展览情况看,多样性是够多了,国外有的国内马上就会出现,而且现在的倾向:如往平面上走,向民间文化吸收营养,诸如剪纸、木版年画等,各方面都在做。但真正用画家的眼睛从心灵深处去感受对象和深入研究,从造型到色彩的美,现在与五六十年代比,在某些方面呈退化趋势。近几年的展览中,真正从写实意义上表现精神内容状态的创作真正到位的少,每个人都在找不与别人重复的东西,出现以新取胜,以奇取胜,而真正够火候和地道的则需下很大的努力才行。因此,我们应该鼓励深入探索,或深层探索。另外,当今艺术不断地扩大自己的世界,由于新工业科技的进步以及观念的变化革新,不断有新的形式创作出来,如装置或别的什么,但这种拓展与已有的艺术样式并不矛盾,这和工业产品换代不一样。比如飞机,从双翼飞机到涡轮发动机的单翼飞机,到喷气式飞机;电脑的386、485、586……。科学技术的进步有淘汰性,新的出来,老的一定淘汰。因为,新的、先进的完全可以替代它,而老的就会没有存在价值。文化就不一样,现代艺术发展了,传统的文化仍然有价值,无论现代主义发展成后现代或再发展成未来的什么主义,已有的被人们所接受和认可的样式同样会有它的价值和生命力,有生命力就会有时间延续性和新的时代风貌。偏激的人中国和西方都有,把艺术和科技发展等同是不妥的。今天来看,油画不会消灭,不可能淘汰,至少21世纪不会淘汰。架上绘画还会存在下去,同一艺术手段既可以极保守、陈旧,也可以产生极前卫的艺术,关键是如何运用这种绘画手段。

从视觉上讲,绘画语言的独特价值不能失去,哲学和文学也肯它们自己独立的语言表达形式。绘画运用可视性形式语言,这一点永远不会过时。

过去毕加索有这样一种观点,即“艺术不是发展而是变化”,它是随着时代变化,所产生的心理和欣赏的变化,它是一个高峰随着一个高峰,相互不能替代。
总的说来,油画在西方已有数百年的历史,而在中国还处于发展时期,油画在中国土地上壮大成材,各方面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犹如朝阳工业,它将在中国人民的当代文化生活中具有越来越大的影响。

当今,面对新世纪的召唤,为了使我国油画的发展与新时代的要求相适应,期望我们的艺术家能以真诚的心态关注现实生活,增强民族精神和融合外来文化的自信心,在艺术上进行深入探索,产生更多的优秀作品,为把中国的油画艺术提高到一个新的境界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