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油画还缺乏对油性审美意蕴的深入认知》

阅读:418发布于:2013-08-22 11:00 作者:中国油画学会

当下,在许多青年油画家流行的魔幻现实主义的创作中,现成影像的挪用促使他们专注于图像非现实境遇的戏剧性的剪辑与制造,而相对忽略了作为油画艺术独特魅力的油性质感的表现。当这些具有图像效果的油画印刷在出版物上的时候,尚不易觉察出语言方面的问题,但细审这些油画的原作则往往让人大跌眼镜。这些作品油画语言的苍白让人吃惊!作品不仅缺乏画家对于油画色彩关系的理解与创造,而且缺乏油性质感所形成的独特审美意蕴。如果说,当下青年油画家还缺乏对于欧洲油画传统语言的深入理解与研习,那么,当我们整体审视中国油画的百年历程时,也不难发现,中国油画之所以缺乏欧洲油画的纯正性,不仅仅体现在造型与色彩方面的不足,更体现在对油画油性审美意蕴几乎近于零的认知。

笔墨是中国画的命脉。这句话虽然说得绝对了些,但也让人们知晓中国画最独特的语言特质,是运笔使墨在宣纸上形成的不同于其他画种的审美意味。中国画家穷尽一生对于国画境界的追求,在很大程度上,不是体现在画面造型、构图等视觉形式的探索上,而是体现在笔精墨妙的修炼以及笔墨的个性化创造上。油画也应如此。虽然不能说油彩性就是油画的命脉,但至少,油彩性规定了油画材质的审美属性并积淀了欧洲历史文明的审美文化。油画艺术的语言魅力,不仅在于运用不同的光影呈现空间造型的虚拟性与戏剧性,也不仅在于对自然光色与主观调性的发现和创造,而且在于这些造型与光色如何通过油性的媒介剂在附着力很强的布面与木板上形成独特的审美质地。从乳性坦培拉到油性坦培拉,从间接画法到直接画法,欧洲油画的发展史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如何发现与运用油性媒介剂的历史。达·芬奇的画之所以比乔托显得浑厚圆润,就在于他在乳性坦培拉里加入了油性物质;油乳性颜料的粘稠感,无疑丰富了他画面色彩的混融性与造型晦明的变化性。真正形成油性审美意蕴的油画,是在凡·艾克兄弟之后的提香、伦勃朗、委拉斯贵兹、鲁本斯和哈尔斯等这些欧洲古典主义油画大师对于油性语言的探索。提香的作品虽然因传之久远而发生了色彩失真,但油性媒介剂形成的不同色彩与色调之间柔婉曲幽的衔接,则显示了肌肤与背景之间模糊而又深远的空间转换的表现力。伦勃朗肖像的妙处,不仅在于对被描绘对象形神与性格的刻画,更在于油性与色层之间的丰富叠加与罩染所产生的类似于琥珀那样的幽深透明感。如果没有对油性审美特质的发掘与创造,伦勃朗的油画会缺少塑造的厚重,他的油画最让人服膺的是受光处肌肤的厚塑与背阴面的薄透所形成的厚薄肌理的变化,造型的坚实稳健和笔与油彩在创作中的轻松灵动恰好构成对比中的统一。

油性的审美意蕴无疑为古典写实油画提供了个性审美的创造空间。不论鲁本斯还是安格尔,他们近于“洞穴”色彩的调性也许没有太多的个性差别,但油性的质感却使他们的风格显现出激情躁动与宁谧静穆的对比。鲁本斯对于女性丰腴凝脂般肌肤的表现,完全得益于他自如而奔放的油性光感的运用,那些油性质感仿佛在丝绸般的表皮底层映现出嫩肤的血管与筋脉。而安格尔的宁谧静穆是通过平滑却温润厚实的油层获得的,他的作品未必像鲁本斯那样富有油性妖娆的光泽,却一定是将油光收敛到平实的油层里,由内而产生质朴浑厚的变化。显然,古典主义间接画法虽较少有笔触感,却在怎样形成油层与色彩转换上积累了丰富的技巧与审美意蕴。当工业革命把油画颜料灌入锡管、可以便携户外随时挤用时,直接画法也为油画的油性表现打开了新的窗口。在印象派与后印象派的画家系列中,他们把油性质感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们大多用粗笔触表现自己内心的狂野,粘稠的膏状颜料完整地呈现了他们激情挥扫的笔触个性——莫奈的飘逸、雷诺阿的温婉、德加的刚劲、凡·高的稳健、马蒂斯的豪放,这些艺术家因笔触痕迹的不同而彰显出各具风采的油性腔调。而油性媒介剂的稀释比率,往往也决定了他们如何用油与用笔。湿画法的痛快,一气呵成;干画法的厚重,乃至可用干燥剂厚堆塑形、再造肌理;而以湿压干,干湿并用,形成厚实多变的油性色层。油性的审美意蕴,既由这些技巧生发而出,更由这些因人而异的技艺所形成的独特艺术语言承载了画家的审美喜好与个性追求。

欧洲油画的油性特质在进入现代主义之后开始式微。现代主义对于视觉形式个性化与符号化的探索,降低了对于油彩品质的审美追求。丙烯颜料的发明或许是给予欧洲油画发展的致命一击,以水性作为媒介剂的丙烯带来了创作的便捷性,却也永远失去了油性的韵味。而综合材料、乃至将现成品直接拼贴于画面的当代艺术,更远离了油画特有的自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经由历代大师名家探索与积累的油性文化。

当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的艺术一起并陈于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对于欧洲油画的研习也便显得手足无措,何况真正开启中国油画引进与创造的百年中,第一代人留洋、第二代人从苏、第三代人才从图像揣摩到奔赴欧洲原产地去探寻古典主义油画的渊源,这短暂的中国油画历程哪能承受得起欧洲油画五百年沉甸甸的历史与文化?中国油画对于油性审美意蕴的认知程度,或许也像西方面对中国画而懵懂笔墨那样。一种民族艺术的精华,对于异质文化的另一种族群而言,也许就是审美认知的盲点。如果中国油画家以理解中国画的笔墨那样去感悟油性的审美意蕴,也许会真正走进油画艺术的至高境界,但问题也于这些中国油画家未必都能解悟中国画的笔墨之妙。

                                                                       2012年10月25日于北京22院街艺术区